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36章 谭皎六(3)

第36章 谭皎六(3)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是我开车。

    邬遇似乎终于疲惫了,靠在副驾上,半天没做声。我脑子里也在想各种事情,等开进市区时,他说:“把我放到店门口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我说道:“你说这个罪犯,看起来是个疯子,可一举一动好像又有章法。他对朱梓翰那么特殊,第一个提出绑架条件的,却是对赵睿新。我们之前还分析说他不是为了钱。我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了。你说,他到底在下一盘什么样的棋?”

    迷雾重重,就是我现在的感觉。

    说完后,我就等着他那清沉的嗓音响起。哪知过了一会儿,只有均匀悠长的呼吸声。我转头望去,他睡着了。

    遇到红灯,我停了下来,还是看着他。男人的眉眼在睡梦中还是那么清晰深刻,其实现在的他看起来是狼狈的,头上包成个粽子,还有血迹。身上也是脏透了。可我看着他的手放在大腿上,同样满是泥和污迹的手,却觉得他身上有某种令人感觉到温暖的气息。

    从来没有男人坐在我的身边。他这样坐着,我居然感觉也很好。

    深夜里车好少,车技如我,也开出了如鱼得水的感觉。稳稳地转了个弯,稳稳地行驶,看他睡得很沉,我居然有种神奇的满足感。

    车开到了他的店门口。

    店早关门了,黑灯瞎火,那么幢店面,在黑夜里显得冷冰冰的。当然不会有人在这里等着他回来。他一个人回去,有什么吃的?谁照顾他?怎么去医院?

    想到这些问题,我只迟疑了一秒钟,就没有叫醒他,驱车继续往前开了。

    到了本区最好的一家医院门口。

    急诊楼倒是灯火通明,对于我们这样深夜赶来的人来说,显出几分温暖的气息。我拍拍他的肩:“喂,醒了。”

    他是猛地睁开眼的。你会感觉到,他这样的男人,即使睡着,也是警惕的,紧绷的。他的目光迅速恢复清明,看着眼前的医院,看我一眼,说: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我刚想推门下车,他说:“你不用陪了。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我转头看着他,笑了:“哪有过河拆桥这么快的?”

    他一怔,也笑了,说:“你们作家,都是这么用成语的?”

    我下车,点头说:“嗯哪,全看需要,灵活使用。是男人就别磨叽,走吧。”

    邬遇便没再说话,我俩一起走进急诊,我说:“我知道那种感觉,一个人来医院感觉最凄惨了。有时候我生病了一个人来,自己跑上跑下,交费、化验、取药、输液,那种心酸的感觉,是加倍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见邬遇望着我,眼睛里有点笑意。他说:“那是你们女人。哪个大老爷们儿,上趟医院还要人陪的,又不是绝症。”

    我闻言站住,双手叉腰:“你的意思是,不稀罕我陪了?”话一出口,忽然觉得心跳有点不稳,我的口太快了。

    然而我依然直视着他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似乎也有片刻的怔凝,看我一眼。这时我们已走到急诊挂号窗口前,他就跟没听到似的,掏出钱包,挂了号。我的心这时仿佛才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不说稀罕,也不说不稀罕。他不想说的事,就死活不说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