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25章 谭皎五(1)

第25章 谭皎五(1)

    ————谭皎————

    我趴在床上,像一条咸鱼。

    至少我对自己的心理素质还是挺满意的,昨晚被邬遇扔了那么一个重磅炸弹,到了晚上十二点,我还是正常入睡了。今早醒来,恐惧少了许多,因为大脑里一片空白,所以那恐惧仿佛跟我也是有距离的。

    我该怎么办?

    邬遇的话已证明是事实,因为我再看任何日历、记录,包括当初的船票,都发现是自己一直以来自说自话。

    还是说,我得的是健忘症?因为我现在仔细回想,最清晰的记忆,是从前几天在沙发上做梦醒来开始。就像电影里演的,有些人跟鱼似的,只有一小段时间的记忆。

    但是我这辈子,登上那条船之前的所有事,却又记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我挠了挠头,脑袋里也跟头发似的,乱得像鸡窝。我不打算去找医生,一是因为我这症状太匪夷所思了;二是我实在讨厌被人当作异类研究。

    我决定先给壮鱼打个电话。

    颇费了些口舌,才把我的“症状”讲清楚。壮鱼到底跟我一样,是个沉得住气的大气女人。她沉默半响,说:“我懂了。我看这事儿,还是跟你们坐过的那艘船,去过的地方有关。你们的失忆,不正是从船上开始的吗?”

    我问:“会有什么关系呢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壮鱼完全展现了她作为一个科幻作家的定力,淡淡地说:“具体原因不好说。举个最简单的例子,地球磁场。也许你们去了某个磁场异常的地方,造成了你们的大脑异常。在邬遇身上的表现,是当时几天的失忆;而在你身上的表现,是一年之后的失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为什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壮鱼:“我只是打个比方。我怎么知道为什么会这样?但我倾向于,你们一定是遇到某种超自然的原因了,某种近乎科幻的原因。”说到这里,她终于无法再掩饰内心蠢蠢欲动的激动,说:“靠。有生之年我终于有可能见证超自然的存在,还是发生在我基友身上,真他妈带劲!”

    我:“……壮鱼!”

    她: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不是不同情你。职业病,你懂的。其实我真的不同情你……因为我羡慕你!”

    我“哼”了一声,忽然想到另一个重要问题,问:“那这一年,我们之间发生的事,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壮鱼轻描淡写地说:“记得啊,我们之间能发生什么事,不就是吃吃喝喝,跟从前一样吗?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壮鱼又问:“你这病估计去医院也看不好,要不……我推荐个搞量子力学的师兄大拿给你,你去跟他聊聊?”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什么量子力学,我听到就头疼。

    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管有没有超自然因素,不管我们遇到的是科幻还是玄幻,事实就是事实,作为一个推理小说家,我坚信真相只有一个。现在并非没有线索,突破口,就是那群超自然的鸟,和那个奇怪的男人。他也给我留信了:如果想知道你失去了什么。我想要找到他,就必须先帮警察把这个连环抢孩案给破了。”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