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20章 谭皎四(2)

第20章 谭皎四(2)

    头皮,好痛。痛得我整个人都麻木了,眼睛里流出火辣辣的泪。我睁开眼,看到头顶迷蒙的一点光线,我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坐在邬遇的怀里。

    他背靠着墙,搂着我的腰,低头看着我。我坐在他的大腿上。

    我顿时全身都窜过细细一层酥麻感,就好像有人拿一片羽毛,在我的腰上轻轻地刮。他的眼神,就是那片黑羽毛。我推开他想要起身,可是他把我又按了回来。我的心一跳,感觉没法动了。

    我俩说了几句话,他想查看我头顶的伤,现在我已经清醒过来了,也许被那人扯落很多头发的流血的头皮,多难看啊,我怎么可能让他看。

    于是我坚决不干。

    抬起头,却看到他在笑。我说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他说:“没什么,觉得你很可爱。”

    我突然说不出话来。他也不说话,我俩隔得很近,忽然间我的下巴有点痒,是他的手指轻轻摸了上来。

    我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。深夜,前路危机不明的深夜,我却坐在一个刚认识三天的汽车修理工的怀里,暧暧昧昧,无声纠缠。

    而他的眼睛里,好像藏着整片黑色大海。他的手指一直停在我的脸上,有那么一瞬间,我感觉他是不是都要强吻我了。然而他只是扶着我站起来,低声说:“为了避免麻烦,如果警察问起,就说我们在附近约会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。”

    这时,我才察觉,警铃声已如此之近。一辆警车停在巷子入口,几个警察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从地上抱起孩子,这孩子大概是吓傻了,也哭累了,居然蜷在我俩身边睡着了。我和邬遇一起看着来人,他的手放在我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几个警察越走越近,我忽然瞥见第二个人,身材高瘦,警帽下的脸依稀清秀,很是眼熟。我心里咯噔一下,不会那么巧吧……

    那个警察也看清了我,明显一愣。

    我俩的目光在空中对了一会儿,我移开目光,却能感觉到他始终直愣愣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跟以前一样,一根木头。

    忽然间,邬遇侧头看了我一眼,目光深邃难辨,然后他看着沈时雁。沈时雁大概也察觉了自己目光不妥,视线从我身上移开。

    领头的警察立刻接过孩子,仔细查看了一下之后问:“你们俩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我答:“路人。”

    邬遇说:“我和她从前面街角经过,看到一个男人抱着这个孩子。我们觉得那个男人不太正常,这孩子估计不是他的,就追了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男的呢?”沈时雁问。

    邬遇答:“跑了。”

    领头的警察又问:“这么大半夜,你们俩跑到这么偏的地方干什么?”

    我瞄了眼沈时雁,他也正盯着我,目光清亮而疑惑。

    邬遇静了一瞬,说:“谈恋爱。”其他两个警察露出些许了然神色,沈时雁的目光移向别处。

    我能理解他的尴尬。

    毕竟,我和他相亲过,我甩了他。现在被身为警察的他,撞见大半夜和一个男人“私会”,我其实也有点没面子。

    领头的警察说:“小沈,给他俩做个笔录,然后带回局里协助调查。”

    沈时雁说:“是。”

    然后我和邬遇就被分开了。我站在原处,邬遇被带到巷子另一头,沈时雁拿了个小本本,跟他问话。隔得远,我听不清他俩在说什么,不过两人的表情都挺严肃平静的。末了,沈时雁收起小本本,让邬遇上警车。邬遇抬起头,望了我一眼。我朝他比了个OK的手势,示意自己没事。于是他点了一下头,坐进车里。

    固执的沈时雁就扶着车门,一直盯着空中某一处,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我和邬遇的互动。然后他又拿出小本本,笔在上面写划了几下,似乎做了一下准备,走到我面前。

    我站在墙角,周围没有别人。沈时雁跟邬遇差不多高,比我高一个头。他扶了下帽檐,看了我一眼,然后盯着小本本,说:“姓名?”

    我有些无语地看着他,说:“沈时雁,这些你都知道。我的姓名、职业、住址、身高、兴趣爱好、求偶目标……你都知道。干嘛还问?”

    他静了一下,说:“我是不知道,你最后会选个修车的谈恋爱。”

    我:“……”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