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19章 谭皎四(1)

第19章 谭皎四(1)

    当邬遇问我,为什么会在这里时,我真有种憋屈又害怕的心情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的眼睛,想看出几丝诡计或者恶毒的神情。但是都没有,他的眼睛清清亮亮、乌乌沉沉的。哪怕在深夜里,也是一如既往。

    于是我知道,不是他。

    把我引到这里来的那个人,不是他。

    事情,要从我今天晚上,回到家时说起。家里一切如常,家具、物品、窗户和门,甚至连门口我乱扔的拖鞋,都没有一点被人动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我和壮鱼在一块吃得很饱,于是就挺着肚子靠在沙发上,看了一会儿电视。然后我发现桌上的面巾纸用完了,打开茶几抽屉,想再找一包。

    我看到里面躺着一个红色信封,很显眼。我想不起这是什么了,而且这几天我没有印象看到过这个信封。于是我打开。

    里面只有一张白纸,写着几行字:

    “如果想知道你失去了什么,

    7月17日晚上10点,白云路与河滨西路交叉路口。

    谭皎,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我呆住了,然后一层冷汗,如同蚂蚁爬过我的背。我猛地抬头,看着家中各处,黑黢黢的厨房、卧室、阳台,明明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那人是什么时候潜入我家,把这封信留下的?他的目的是什么?

    不不,都能做到这一步了,如果想害我,简直手到擒来。他就是要我去。如果我不照做,也许结果会更糟。而且单凭一张纸条,报警只怕也无法得到警方重视。

    我再次看着纸,上面的字非常漂亮,狂野、清逸、有力。必是经年累月的书写,才能写出这么一手好字。且写字人的性格,有些豪放。

    我还注意到,前面两句写得很快,都是草书连笔。但到了最后一句,字迹明显放缓,写得也更工整。最后一笔明显还停留拖长了。

    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说明写到最后一句时,他的心情跟写前面是不同的。他的情绪有波动。

    “谭皎,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我的心头忽然窜出一股寒意。不会……是个变态吧?

    去不去?

    他还说:如果想知道你失去了什么。

    我拿了把折叠小刀,放在贴身口袋里。又打开手机上的“相亲相爱”软件,这是我和壮鱼一起装的。她可以随时看到我的位置,而且我可以向她一键求助。

    然而我万万没想到,在指定时间指定地点,首先遇到的人,会是邬遇。他看起来也很震惊,还把我强压在墙上,逼问我约了谁。

    他也藏着秘密。

    然后那个男人就来了。看到他的一刹那,我的心怦怦直跳。会是他吗?这个看起来又脏又古怪的男人。他为什么还抱着个孩子?

    邬遇已经追了上去。我立刻明白过来,他是要救那个孩子。他叫我呆在原地别动。可迷雾已经如同夜色笼罩,我怎么会是原地傻等的女人,我必须搞清楚怎么回事!

    我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那个怪男人下手还那么狠,我第一次跟坏人正面遇上,吃了大亏,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……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