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16章 邬遇三(1)

第16章 邬遇三(1)

    踢完球,我回到店里。其他伙计都是本地人,都有家,只有我住在店里。

    天已经黑了,我一身臭汗,也不想动,躺在那张狭窄的床上。抬头望着天花板,脑子里却浮现谭皎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戴着我的帽子,低着头,什么也不说。

    原来,船上那个带刺的女人,还会有这个样子。忽然间,有了想笑的心情。

    恰巧这时小华掀开门帘,进到这小隔间里,望着我脸上的笑,也猥琐地笑了:“遇哥,想女人呢?”

    这小子,贼机灵。

    我没搭理他,径自点了根烟。他在床边坐下,说:“我怎么觉得你跟那个谭小姐之间,好暧昧哦?”

    我问:“哪里暧昧了?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:“说不清楚。就是你俩凑到一块儿,感觉就不清不白的。”

    我骂道:“去你的。”

    他却更来了劲,说:“嘿嘿,她还要你给洗车呢?”

    我细细地吸了口烟,感受里头微辣微苦的味道,说:“那又怎样?她敢差使,我还不敢应了?”

    小华:“哎呦我的哥,你牛!我看那谭小姐,八成会被你吃得死死的。”

    我没再跟他插科打诨。我的注意力,被窗外吸引。

    路灯亮起,照得空地一片雪亮。那里不知何时,停了一群鸟,十来只,通体漆黑。有几只隔窗望着我,黄褐色的眼睛,幽幽发亮。

    我也盯着它们。

    小华问:“遇哥,怎么了?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我曾经见过这些鸟。

    只在一个地方见过。

    那条船上。

    我跑出店门,半空中传来翅膀扑腾的声音,它们四散飞走。

    有一件事,我从未对别人说起。自从离开那条船,我的胸中就好像多了个模糊的空洞,但我总想不起自己忽略了什么,又遗忘了什么。只是时常回想,怅然若失,无知无惘。

    而现在,那些鸟,仿佛还带着江水里的腥味,扑扇着翅膀,经过那个洞口。

    一种说不清的强烈直觉,驱使着我,朝落在最后的几只鸟,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事情就发生在我追出小半个城区之后。

    天色已经浓黑了,我跑过繁华街区,也跑过曲折小巷,最后到了河边的一段小路上。天空中的鸟越聚越多,不知道都是从哪里飞来的,大概有百余只。它们盘旋飞翔在月光明亮的空中,像一团有所预谋的黑影。

    我已跑得大汗淋漓,停在一堵矮墙边休息。忽然间那些鸟像已集合完毕,有一只发出清脆的嘶鸣,然后全部鸟一下子散开,飞进了夜色里。

    “操。”我低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正想向看似领头那只鸟追去,墙的另一边,突然窜出条人影。我刹时惊出一身冷汗,感觉浑身毛孔都变得冰凉。亦躲闪不及。

    那人一头撞在我怀里,我听到她也清清楚楚地倒吸了一口凉气。我一把抓住她的两只胳膊,制服住她。她用力想要挣脱,我抓起她的身体一下子扣在墙上,压制住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微微在颤抖。

    头顶高处,有稀薄的路灯光。我看到了她的脸,愣住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