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11章 邬遇二(2)

第11章 邬遇二(2)

    她明显迟疑了很久。最后我听到她慢慢地出口气,似乎放松下来,又去跟小华谈办卡的事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她没认出我。

    便如同萍水相逢的两个人,她会在这里修车,今后或许还会再来洗车。但我和她,不会再有任何交集了。

    我低下头去,专心去补漆。这么些日子了,做这些繁琐的、沉重的、安静的事,能让我的心平静下来。可今天,或许是店里太静了,其他修理工或多或少都注意着她,她那细软的声音,跟小华说话的声音,就在店里显得格外清晰入耳。像一条绸缎,微微闪烁着光泽,在我的身后浮动。

    她说:“言字旁的谭,明月皎皎的皎。”

    我一时走神,却发觉她似乎感觉到了,又盯着我。我转过脸去,面无表情地继续工作。

    她终于没有再看过来了。

    她的车活儿很小,我很快干完了。抬头望去,她正站在柜台前交钱。我从她身边经过,依然没有理她,和几个修理工坐到一起。另一个修理工给我递了支烟,我继续慢慢地抽。我的手上全是油污,摊开放在牛仔裤上,上面还有很多新旧擦伤。我平静地看着自己的手,一直感觉到她的目光似有似无落在我身上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小华小跑过来,一脸奇怪的笑容,把我的肩一拍,说:“遇哥,跟你商量个事呗?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他往谭皎站的方向看了眼,她正低头看手机,一副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。她一直就是那个样子。小华笑嘻嘻地说:“这位谭小姐,愿意办300元的洗车卡。我这个月的销售任务就完成啦!但是她有个条件,指定遇哥以后每次给她洗车。”

    旁边几个男人一愣,全都笑了出来,差点起哄。我也没有想到她会提出这样的要求,我抬头望去。男人们的动静她肯定听到了,而且大家都在看她,当然也有人用羡艳的目光看着我。

    可她还是一脸平静,像是什么都没听到。如果不仔细看,不会发现她双颊的一抹红晕。

    她想干什么?试探,挑衅,羞辱,还是怜悯?我感觉到一股热气在胸中翻滚,但又刹那冷却。我说:“洗就洗吧,我无所谓。”店里本就不大,我知道她肯定听到了。

    然后我就起身,拖起水管去清洗她的车。修理工们起哄过后,也没再闹了。我站在店门口明亮的灯光下洗车,她一直在店里等着没出来。

    她的车很新,是典型的年轻的、又有钱的女孩子会买的那种车。车里还算整洁,后座上放了些未拆封的书,作者全是“七珠”。还有一盒签字笔。只有驾驶座的坐垫有点皱,还落了几根她的头发。其他几个坐垫都很新,显然很少有人坐。原来她依然是一个人,独来独往,没有人经常相伴。

    我把车洗得很仔细,很干净。干完后,我丢掉水管,背心也湿了大半。想脱掉,碍于她在,没动。

    这时她终于放下玩了半天的手机,从店里走出来。她看着我,目光竟有点闪躲,不往我身上看。我不知道她在闪躲什么。她说:“谢谢你啊,遇师傅。”

    我盯着她问:“为什么指定我洗?”

    “哦,因为华师傅说你技术最好嘛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我把钥匙丢给她,她连忙伸手接住,说:“那……再见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然后径直往店里走去。

    听到身后传来引擎启动的声音。我一把扯掉黏湿的背心,丢在一旁。抓起水管直接从头顶冲。

    我已经习惯这样粗糙的生活。

    水声落下,我不知怎的下意识回头。看到她的车已经拐了个弯,正要驶离门口的空地,眼睛却远远地看着我。隔着凌乱的水滴,我看到她的眼清澈又沉静。

    那是女人看男人的眼神。

    她的车开走了。水从我头顶淋下,瞬间凉透。我把水管丢在地上,从口袋里摸出被打湿了一半的一支烟,含上。

    她到底是没有认出我。

    她把我当成了另一个男人,还指定我给她洗车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