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9章 谭皎二(3)

第9章 谭皎二(3)

    他叫完人,过了几秒钟,我才看到一个修理工站了起来。很高,几乎要压着光线。他就穿了件背心和牛仔裤,一身紧实但又显得很匀称的肌肉,因为汗水和劳作泛着微微红光。腰却很窄,你几乎可以想象出他的腹肌线条。那么简单的污迹斑斑的牛仔裤,却被他穿出落拓粗野的气质。

    这样的肉体,仿佛自带侵略性。明明是你看他一眼,却好像自己的脸被什么轻轻摸了一下。

    于是我只匆匆瞥了眼,就移开目光。依稀只感觉眉目也是清正的,帅的。过了一会儿,我的眼角余光却像自己长了小脚,又瞥见了他的背。

    他从我前方走过。

    他的刘海有点长,遮住额头,脸转向另一侧,所以我未能看清他的正脸。可他也没跟我打招呼,就像完全没看到我这个车主存在。他弯下腰,用手指擦掉车头的灰,露出里面的刮痕。那手指长且瘦,指腹和虎口都有茧。属于修理工的粗糙的手。不知为何,我竟觉得那手有点……性感。

    他直起腰,戴上手套。我还不到他的肩膀高,本想用手指戳他的背,不知怎的竟有点戳不下去。只好说:“师傅,好补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的嗓音低而哑,仿佛带着点烟味。

    “多少钱?”我又问。

    他说:“你看着给。”

    我不由得睁大眼,这位师傅,有点个性啊。我在心中估计了一下,说:“300行吗?”

    他答:“行。”低头就去拿工具了。

    我却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怎么越看越他,越觉得眼熟?

    不可能吧,这是我第一次来这家店。而且我以前也不认识什么修理工洗车工。我于是慢慢地踱步到车子另一边,他像是全无察觉,一直低头在干活。

    我走到他的正面,隔着一两米的距离,偷偷打量他。

    他却忽然在这时抬起头。

    我一下子愣住了,那感觉就像是心脏被人揍了一拳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既然你是一个人,晚餐介不介意我们坐一桌?

    这种鬼书,谈情说爱鬼话连篇,垃圾!

    她不是女朋友,是我亲妹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硬朗的、不失清秀的眉眼,与我梦中那个男人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还有那寸寸漆黑的头发,高高的个头。

    可是,怎么可能是他呢?

    我的心里乱七八糟的。

    可他的目光却很平静,看我一眼,低下头继续干活。完全就像看一个陌生人。

    我的脑子豁然开朗,震惊过后,迅速恢复理智。不,不可能的。一个是金光灿灿的名校毕业生,必然一步步走向社会顶层;一个是社会最底层的汽车修理工。

    而且仔细一看,就会发现他俩虽然眉眼很相似,但还是有差别的。那个男人,细皮嫩肉的,当时就是瘦瘦的,怎么可能有这么一身明显经过风雨砥砺的肌肉?而眼前的男人,下巴还有胡渣,脸颊明显还要瘦一点,五官轮廓更硬一些。

    就好像一个是珠圆玉润的室内珍珠,一个是丢在野外的棱角分明的黑石头。

    短短几周,一个人无论外形气质都不可能发生这样天翻地覆的变化。他们绝不是一个人。只是长相极为相似而已。

    想明白这一点后,我整个人一下子放松了。眼前的男人,虽然只是个草根修理工,却比船上的精英男帅多了,也野性多了嘛。

    这时之前招呼我的师傅,搬了个凳子过来,热情地招呼我靠边坐。然后就开始向我介绍办洗车卡。我说行啊,办一张吧。他说:“那美女把名字和电话号码告诉我一下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我答:“谭皎,言字旁的谭,明月皎皎的皎。”然后告诉了他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眼前余光忽然瞥见正蹲在地上补漆的那人,动作明显一顿。我抬头朝他望去,他却又低头专注地在工作了。

    我心念一动,刚才别人叫他玉哥?煜哥?

    我的目光飘到墙上,那里有块员工信息牌。

    第三个名字是“邬遇”。说来奇怪,我一看,就觉得是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简单,却有种说不出的好。

    想起来,我连船上那个男人的名字都不曾知道过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