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7章 谭皎二(1)

第7章 谭皎二(1)

    ——谭皎——

    我猛地睁开眼,发现自己躺在家里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我的大脑陷入停滞。

    噼里啪啦的雨声还在我耳边余响,我甚至感觉到雨夜的寒冷。可周遭熟悉的一切:房间、沙发、柜子,却清楚地提醒我身在何处。

    我翻身坐起,从开水壶里倒了杯热水喝,身体的感觉才渐渐变得真实。

    所以我刚才打了个盹儿,就梦见了数周前的那次旅行?而且这梦还如此真实,简直纤毫毕现,当时说过的每一句话,每一个感受,都记忆犹新。我的手指尖甚至还记得触摸过阳台窗帘时那细沙般的感受。

    我抬头看了眼钟,刚上午十点多。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,靠在阳台上,晒着太阳想:不应该啊。自从上船第一天,跟那个男人针锋相对以后,我再也没有见过他。旅行结束后更加没有联系过。他就跟一片云似的,从我的天空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咋今天突然梦见了呢?还搞得印象很深刻似的。

    我回到客厅,打开电脑,把这个疑惑告诉了我的闺蜜壮鱼。

    壮鱼,本名周晓渔,也是个网络作家,也在大离市。不过比我小,还在念大学。壮鱼以惊悚科幻故事闻名于网络,跟我那叫一个琴瑟和谐、情投意合。我们什么事都能聊到一起去。

    我说:“鱼啊,你说我咋忽然梦见那条船,梦见他了呢?”

    壮鱼回复:“梦见谁不重要,关键是梦见男人了。”

    我:“?”

    壮鱼:“你是饥渴了,思春了,处女珠。”

    我淡定回复:“呵呵……说得你好像不是处一样。”

    壮鱼:“……我们到底在互相伤害什么?”

    我:“哈哈哈,只怪作者都太空虚啊。”

    跟壮鱼约好明天一起吃饭,她就下线去赶作业了。我像往常一样,在网上浏览新闻。这是我积累写作素材的方式之一。

    我一个人住在市中心的一套房子里,是我用去年的一本畅销书全部稿费付了首付买的(就是被那个渣男扔在地上那本)。这就是我的日常生活,每天睡到自然醒,然后溜达溜达下楼去觅食。白天在家工作,阅读、查资料或者写作。傍晚或周末,会出去逛街约朋友吃饭,有时候干脆整天不出门,一个人窝在家刷剧打游戏。至于像船上那次的旅行,就看我什么时候抽疯了,心血来潮就报个团背着包出门了。

    所以说我们这样的人空虚啊,饥渴啊……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有网友爆料某巨富的儿子在扫黄打非中被抓,我扫了眼那位贵公子的照片,好丑。而且梗太老套,没兴趣。

    某公众号爆料前天本市某小区发生杀人案,死者为一四十余岁妇女,死状非常惨烈,且有性侵痕迹。我精神来了,看了眼那模糊的照片,是有点可怕,尸体上密密麻麻的创伤,不知道是什么造成的。

    不过马上有网友有理有据地分析,这照片是合成的。还有人更加危言耸听,说这已经不是第一起,是连环凶杀案。上个月还有一名三十出头的男子,以同样方式死去,甚至连姓名和工作单位都写了出来。但马上又有另一名网友强力反驳:放屁!我和XX是同一家公司的同事,他是酒驾车祸死的……

    网上的消息就是这样,真真假假,众人皆醉。所以说我每天就啃这些精神食粮,难怪找不到男朋友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