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292章 番外 沉鱼落雁(2)

第292章 番外 沉鱼落雁(2)

    沈时雁倏地睁大眼。

    周晓渔摸摸鼻子,她也觉得尴尬,还有点莫名的焦躁难安,说:“行了就这样。”转身刚要走,突然间手就被人抓住。

    太阳已经落山了,路灯还没亮起,周围全是一片暗灰颜色。周晓渔低头看着那只手,深灰色袖口,手很大,很修长,还有些细小伤口,握在她细细的手腕上,不知怎的就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以壮鱼平日的性子,现在早该一耳光扇过去,让对方醒醒。可她居然发了一会儿愣,陡然发现自己居然不想挣脱。

    一个……陌生的男人的手。

    “喂,放开。”周晓渔冷冷的说。

    男人大抵并不是什么狂妄之徒,立刻松开了,可那张看似根红苗正俊朗端正的脸,还是藏在帽下阴影中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?”他问,声音中竟有一丝压抑。

    周晓渔没说话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她转过身说:“我说的话都记住了吗?7月30日,不要去苏州送死,记住就行。”她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那时的壮鱼并不知道,男人盯着她的背影,她的长发,她的腰她的手,甚至她的每一根手指,看了多久。也不知道向来尽忠职守一板一眼的刑警,破天荒对一个陌生女人施展了跟踪技巧,一路跟她,跟到了宿舍门口。当晚星星升起来之前,就已搞清楚她的所有生平资料。

    那晚壮鱼也是心神不宁,没去图书馆自习,躺宿舍床上拿本书遮住脸,她觉得自己大概是被谭皎传染了,一样不正常了,脑子里反反复复出现沈时雁的样子。他下午说过的每一句话,他的每一个表情。最后她离开时,他站在暮色里,非常安静的样子。为什么她居然从他的身影里看出了孤独?

    靠,难道真的是一见钟情?心烦之余,壮鱼的脸居然有点热。他搭讪的话那么老套: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。可为什么当时听到那句话,感觉整颗心都像是一下子急速摔进了什么地方去?甜甜的,苦苦的,还有点说不出的眷恋。

    她没一见钟情过,不知道是不是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但是她这二十一年来,就从没如此不安过。躺了大概有两个小时,壮鱼觉得不行了。她觉得有必要去找这个男人弄清楚,有感觉就上啊,老娘难得有次感觉。

    她从床上爬起来,临出门前看了一眼镜子,又退回来,非常难得地从衣柜里拿了条裙子出来——她妈非塞给她的。换上裙子,又把万年不变的马尾披下来,抬头问上铺:“喂,二狗,你的口红借我一下。”二狗正趴被子里看小说,低头看她一眼,傻了:“你你你……是不是变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变你妹。口红啦!”

    壮鱼一身清爽地走出女生宿舍楼,一路惊呆男生眼珠无限,甚至还有人对这个校园名人拍照,壮鱼今天没心情教训这些小子,刚要往学校大门走去,却瞥见一个人影就站在树下。

    壮鱼站住不动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