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289章 结局 谭皎三十四(1)

第289章 结局 谭皎三十四(1)

    我好像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。

    又好像,只是过了很短的时间,几分钟,甚至几秒钟。

    可梦中的每一刻,都太清晰。

    我被周维拖到水边,一下下摁进水里,我从未如此痛苦过,那酷刑分明时间不长,每一分每一秒却都是新的煎熬,好像永远也走不到尽头。我的意识开始变得模模糊糊,脑子里却只有一个念头——不想让邬遇看到,不想让他看到。他会伤心,他都已经那样了,为了我一人逃生,打算死在这地底。

    我不能够,不能够。

    是谁在哭泣,是我吗?我的意识昏昏沉沉,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。周围一片寂静,一片深黑。什么都是安静无比,平静无比。

    我看到自己将车开往修理店,站在轻微的风中,偷偷瞟着角落里坐着那个男人。他在抽烟,一举一动都写着阴郁。我不想承认,可竟然被一个男人的安静吸引。

    他朝我走来,我看到了他的脸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们跑上山林,躲在树丛里,我们的手握在一起,看着朱家众人的丑恶嘴脸,看着许子枫模仿言远,歇斯底里的怒吼。奇怪,这些事情,我什么时候经历过,什么时候,和他经历过……就像在刚才,却也像,在很久很久以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们在洞底漂泊,走过一段又一段崎岖的路。我看到段云影一个人站在黑暗里,望着不远处的我和邬遇,在狞笑。

    看着有几个人,站在洞穴深处,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也看到刘双双因为听到了他们的谈话,被追着在洞穴里一路狂奔。段云影追上了她,拧起她的头颅,一刀割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也看到陈家案子,躲在阁楼上的我和邬遇,他把我放进那个柜子里,我说,我去。他说,那你还不如让我去死。我的泪水掉下来,那感觉这样清晰,我分明还在柜中,就在此刻,在过去,也在未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些回忆,仿佛都在同一刻发生。忽然间,我明白了死亡的意义,也明白了这个洞穴中时间的意义。

    原来光在这里会弯折,时间会散乱,会转弯。我在那个水潭里,那是时间变幻的源头。

    壮鱼说过,人生短暂,不过相当于宇宙中渺小的一瞬间。

    我沉沦在那一瞬间,那一年,不过也只是一瞬间。过去即现在,现在即未来。一切都在一瞬间发生,我沉入水潭的那一瞬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好像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,又好像,只过了短短的一瞬间。

    就在意识即将往更深更黑处沉沦那一刻,有一双手,牢牢抱住了我。有人把头贴近了我,有人的泪水,那冰冷水潭中,唯一温暖的感觉,也被我感觉到。他紧紧抱住我,于我生前,在我死后。在那一瞬间。

    邬遇,原来从一开始,到结束,你都不曾放弃追寻我。

    我仿佛被那双手,从黑暗深处,又渐渐拉出,拉到有光亮,有温暖的地方。他把什么东西罩在我脸上,清新的氧气灌进来,我一下子整个人仿佛被人唤醒,我在剧烈的咳嗽,水中一切却无声。我用力想要睁开眼,想要看清他的样子。可是水流缠绕,我什么也看不清。只有他的手,一直抱紧我,我的泪水滚滚而下,我的手终于恢复了一点知觉,用力也扯紧他的衣襟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