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285章 结局 邬遇三十四(1)

第285章 结局 邬遇三十四(1)

    ————依然邬遇————

    我去见壮鱼,已经没什么必要了。

    太阳一点点升起,她的家笼罩在温暖阳光中,我在楼下站了很久,就好像,她依然住在那栋房子里,没有我打扰,也没有遇见我,还是个陌生人。这样她就不会遭遇不幸。

    当约定的时间到了,我还是坐在小区附近的咖啡馆里,烟已抽完一包,又买了一包。这样仿佛还能感觉到自己的呼吸,自己还活着。

    壮鱼来了。与之前见过的每一次,都不同。她穿着黑色T恤黑色长裤,长发绑了个马尾,表情冷淡至极。我却忽然从她的装束里,想到了另一个松松垮垮活着的作家,谭皎。也许这就是我还来见她的原因,和她的朋友见面已没有任何意义。可那是她的朋友,跟她有关的人。我竟也渴望见到,因为我再也没有别的了。

    壮鱼一坐下,扫一眼我手里的烟,从口袋里也掏出一支,点上。我俩都静了一会儿,她问:“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?”

    我看着窗外初升的烈日,慢慢笑了,说:“是啊,见过很多次。我一直在谭皎身边,不记得了?”

    壮鱼一愣。

    桌上的时间仿佛变得很慢,过好一会儿,她说:“我不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我不想再做任何解释,真正谈及的那一刻,我才发现自己,不想和任何人谈及与她的点点滴滴。那是属于我的。我猛抽一口烟,看着烟灰一粒粒掉在烟灰缸里,我说:“壮鱼,你说,一个人,如果已经死在一年前,她为什么……为什么又会断断续续,出现在之后的一年时间里?于周围所有人而言,她只是一道影子。她自己也恍恍惚惚,经常察觉不到时间的存在。直至,她回到了死的那一刻,真相才大白。”

    壮鱼望着我,忽然间这个女孩的眼泪流了下来,她咬着唇一声不吭,可是一直流一直流。我不知道她想起了多少,或许不想起,才是最好的。我一个人记得她,就好。

    “或许……”壮鱼哽咽开口,“她的存在,已超越了我们的时间概念。爱因斯坦说过,时间只是一种幻觉。只有在我们这些愚蠢的地球人的理解力里,时间才是线性存在的。昨天过了是今天,今天过了是明天。其实它的本质根本就不是那样的。”

    时间只是我的幻觉。我早知道这句话,知道一切过去未来只是幻觉。是否正是因为那个洞穴里,藏着超乎人类理解的时间力量,所以一切才会发生,所以谭皎和我的时间才会倒退。因为时间不是线性存在的,所以我和她,会在她死后一年相遇。

    壮鱼用手按住脸,可她也许只是习惯性解释的科学话语,却叫我的心巨痛无比。

    热泪漫至眼眶,我一口又一口地抽着烟,看着窗外。心中一片空白,脑子里也是。

    “她在哪里?”壮鱼哭道,“邬遇,她在哪里?”

    我刹那间心中剧痛无比,站起来说:“她和我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我转身就往门口走去,壮鱼一把拉住我的手:“她是你的爱人,也是我的朋友,还有没有办法,有没有办法,救她回来?”

    我答道:“我不知道。但是我会去找,一直去找。壮鱼,放心,我会倾尽全力,她是我的未婚妻,没了她,我这辈子也不想过了。”

    壮鱼的眼泪一直往下掉,我望着这个善良正直的姑娘,终于还是笑了,拍拍她的肩,说:“谭皎的事,我会负责,一有消息,就会通知你。你也该为自己的事负责,去大离城东分局刑警一大队,找一个叫沈时雁的人。你知道他是谁,你也会知道,他在等你。”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