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281章 邬遇三十三(5)

第281章 邬遇三十三(5)

    这一次,竟做了个清楚的梦。

    我坐在一片水潭边,抱着个女人。她有非常乌黑的长发,非常温柔地靠在我怀里。她说:“阿遇,你不要去,不要离开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,我不去。我怎么会让你一个人。你在这里,我就哪里都不去。”

    我轻轻吻过她的唇,脖子,我的手指插入她的长发里。这感觉如此熟悉,如此温暖,我曾在哪里见过?我曾经千百次的拥抱过。

    她说:“阿遇,你说死也不会忘记了的。现在你怎么忘了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泪流满面地醒来,一下子坐起,打开床头的灯。租住屋里一片灰暗,窗外北京的天空,还没有亮。我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,竟然梦到流泪,像个女人。我在床头坐了很久,竟突然有抽烟的冲动。

    可是我……不是从来没抽过烟吗?那种有害的无用的东西,我从不沾手。

    我往身上套了件T恤,下楼去通宵营业的便利店买烟。

    店员问:“帅哥,买什么烟?”

    两个字突然自动冒出我的嘴中:“玉溪。”云南的烟,为什么脱口而出?

    店员把烟和火机递给我,我推门出去,迎着夜间些许的风,我低头点燃一根,意外地发现自己的动作无比娴熟,而印象中从未碰过的烟,我竟也不觉得呛。我靠在墙边,抬头望着天上的星星,慢慢吸着。

    都说人死后会变成星星,凝望着爱她的人。却不知哪一颗属于我?

    这念头闪过脑海里,我忽然怔住。

    可脑子里,还是一片空白。我低头看着手里的烟,恍惚间仿佛感到有一只柔软的手,按住了它,曾经这样为我,点过烟。

    我抬手用力按住额头。一个念头倏的如同深夜雪光,闪过脑海,差点就照亮一切混沌——

    她……是谁?

    我在哪里见过她?

    为什么一点也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我推掉了去美国的差事,只对导师说家中有事。我无法对别人说,是因为一个模糊的梦推却。我向导师请了几天假,打算去云南一趟。

    云南,大离。

    这一年来,我所遭遇过唯一的意外,就是在大离出发的那艘游船上。如果真的遗忘了什么,真的还有什么秘密,那也一定是在大离。

    2017年8月5日。

    我无法描绘自己的感觉,当我踏下飞机的那一刻,竟觉得这城市如此熟悉亲切。那不是只来过一次的感觉。我分明来过很多次。

    我到底是什么时候来的?

    邬妙知道我要去大离,有些意外,可又说我应该去。我说为什么,她说:“唉,那可是我家大神曾经住过的地方,可是现在,她消失在网络里了。再也没人知道她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我坐在出租车里,忽然感觉到有一阵风,温暖的风,吹在脸上。神差鬼使的,我问:“你家大神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邬妙说:“哦,就是被你缴过好几次的书的作者,她叫七珠。”

    我转头,看到洱海边的苍山,接连十余座,连绵起伏,巍峨高大。阳光正从山顶云层背后,一道道投射过来。那景色壮美宁静无比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