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280章 邬遇三十三(4)

第280章 邬遇三十三(4)

    2017年8月1日。

    我抬起头,看着墙上的日历。实验室里的墙壁洁白简单,一切显得格外寂静。旁边的一个师弟问:“遇哥,你还是打算留校吗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。”

    师弟啧啧道:“你拿到了那么好的投行offer,那么高的薪水,最后却选择留校,真是佩服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一下,说:“我想过这样的生活。”不知怎的,我微微一怔。总觉得曾经在哪里,似乎有过类似的谈话。

    可那印象只是模模糊糊,一闪而过。我抬起头,又看了眼时间。师弟问:“你老盯着墙上看什么?”我低下头,说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总是很在意时间,在乎日期。却不知道,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盛夏的大学里,十分清净。很多学生都回家了,当然留在学校学习的也不少。我硕士毕业后,选择继续留校攻读博士,同时也加入了几个顶尖导师的研究小组。金钱、机会、前途于我而言,已不是问题。前几天邬妙还打电话过来,说想带妈妈来北京玩。我当然求之不得。阿妙经历过去年那件事,受了很重的伤。现在恢复了活泼可爱的性子,我只能感谢上天的厚待,让我没有失去她,在最后关头救回了她。

    只是,当我想起那一夜的事,那个案子有关的事,总觉得还有哪里,遗忘了什么。可是又想不起来。后来事情太多,就干脆没有再想。母亲却时常念叨,说我去年乘船去旅行,出了事故,幸好后来漂流到湖面上,被救援船捞起。紧接着邬妙又出事,虽然我俩都命大,却令母亲伤心担忧无比。我对母亲说:“放心,以后就平平安安的了。”

    可是我到底忽略了什么?

    此后几日,我的生活过得平静又规律。每天去导师的实验室干活,自己看书,晚上到时间就睡,睡得很好。

    只是睡着后,总像去了另一个地方。那里很安静,也很温暖,有阳光照在身上,有粼粼水波在闪耀。还总有什么人,在我耳边轻言细语。只是一切模糊深沉无比,就像一片非常深的洞穴,我从未对梦境有过任何清晰的记忆。只是每天醒来后,总觉得留恋,甚至不愿醒来。这是从前从未有过的事。

    我很奇怪,自己有了这样的变化。我也在某次电话里,对邬妙说了这些梦,她嘿嘿笑着说:“大哥,你不会是思春了吗?毕竟都二十大几了哈哈。要不要我借点爱情小说给你看,可惜我爱的大神,已经一年不出书了,唉……”

    我忽然有窒息的感觉,随便搪塞邬妙两句,挂了电话。我看着窗外碧蓝如洗的天想,或许是最近研究太累,身体才有点不舒服。

    可我对那梦境的依赖,却越来越深,每晚竟开始怀着期待入睡。虽然梦境依然是混沌一片,只有一只柔软温凉的手,在牵引着我,在我耳边窃窃私语。每天醒来,竟觉精神饱满,心情也变得很好。

    有一天,导师对我说,现在一个项目的研究到了关键阶段,想派我去美国,学习一个月,再回来。我没有异议,这当然是最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只是这晚回家后,总觉得焦虑,以至于到了晚上,我竟有些急切地盼望睡梦到来。我辗转了许久,才睡着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