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275章 谭皎三十三(8)

第275章 谭皎三十三(8)

    周维“啊”了一声,朱宇童慢慢笑了,陈如瑛冰冷地也笑了。冯嫣始终没有醒来,我们六个人,仿佛就这样陷入了对峙。我想,不要慌,不要怕,我们现在人数占优势,只要等邬遇来,制服他们俩安全没问题。我们能够出去。

    我下意识望向那两个人身后的洞口,邬遇摆脱哪只蜘蛛了吗?他还有多久才会来?我的眼角余光又望向垂在岩壁上的绳索,邬遇要我第一个爬上绳索……

    我在心中快速盘算着,恍惚间一切似乎还有希望。可为什么,某种刺骨的寒意,正盘旋着升上心头,令我的手都微微发抖。

    一个声音说道:“谭皎,是不是在等邬遇来?”

    那个声音,在我身后。而后他轻轻地笑了,一直笑。

    那个笑声,如此熟悉。我看着站在前方的朱宇童,突然间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不,朱宇童不是段云影。

    他,才是。

    那串项链,控制的就是朱宇童。朱宇童相当于日后陈星见的角色。那个人拥有记忆,他知道那东西的威力,并且故技重施。所以向来沉默敦厚的朱宇童才突然发狂,攻击我们。

    我慢慢转过头,首先看到的是身旁的言远夫妇,他们两个脸上没什么表情。我心中“轰”地一声。而后我倒退一步,看到了周维。他原本一直就是个清秀青年,此刻那么一笑,那唯唯诺诺、柔和老实的模样,一扫而光。他微微低着头,嘴角讥诮。

    我却通体发凉,往后又退了几步,却又猛地止步。可几步远外,就是陈如瑛和朱宇童,我已退无可退。

    周维双手插进裤兜,非常闲适肆意的样子。他看一眼众人,慢慢地说:“大家都玩够了吧?看这婊子,像头可怜的小羊羔,跑来跑去。相信这个,怀疑那个,以为还有希望……呵呵,你们玩得很快乐吧?每个人的仇都得报,我们等了这么久,忍了这么久,现在终于让他们俩找到出口,也到了该得偿所愿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我的脑子里有片刻空白。某种僵硬的感觉,开始在四肢躯干里蔓延。

    他说,我们等了这么久。

    他说,大家都玩够了。

    我抬起头,看着每个人的脸,才发现他们一直那么陌生,才发现他们根本就拥有另一副面孔,一路隐藏压抑。狰狞茫然的朱宇童,满眼憎恨的陈如瑛,冷漠傲慢的周维,还有言远和朱季蕊。朱季蕊转过头去,没有看我。言远直视着我,目光闪动。

    刚才在洞穴里的一切,都是伪装的。从我和邬遇,跟着他们再次进洞寻找刘双双开始。他们有蜘蛛,有黑鸟,有奇石,所以都能找到出口?

    刚才所有的追逐、相遇、营救,都只是为了戏弄我一个人。他们每一个,都被我和邬遇追捕过,现在,被追捕的猎物,换成了我?

    我慢慢地吸了口气,看着言远和陈如瑛:“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
    他们两个,恢复记忆,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

    言远的表情异常沉默,答道:“从我死后。还在船上时,我突然就记得了未来发生的所有事。明年夏天,你和邬遇追捕我的每个细节!你们破坏我的计划,杀死了许子枫,我的毕生心愿彻底被毁掉。对不起,谭皎,我有必须要做的事。我只能……同意他提出的联手要求。我们这些人,都因你们而死。我们都要出去,改变历史。我们不能再被你们阻挠!”

    朱季蕊一直在言远身后,没有看我。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哄自己的亲妹妹,抑或是朱季蕊知道了真相,还选择和他在一起?选择目睹我死去?已经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陈如瑛只是冷笑着,说:“我也是,从死后开始。我记得那个晚上的每一个细节,记得我救了邬遇,可是他依然投入你的怀抱,并且我因此而被妈妈杀掉!……你们还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对吗,邬遇还开导我,呵呵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我看见了角落里昏迷的冯嫣。所以最后,陈如瑛也没舍得杀死母亲,只是不让她看到和阻挠,他们即将对我做的一切。

    我看向周维,感觉到心都在微微颤抖:“朱宇童和陈星见都是被你控制的?”

    周维,或者应该称之为段云影,笑着点了点头,说:“神奇的石头,不是吗?有了它们,我就有了很多替身,去做我想做的事。我会带很多颗出去,呵呵,朱宇童是第一个,陈星见只是我出去后第二个,我用的很顺手,本来还可以有很多个,我可以做到任何想做的事,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受任何束缚。谭皎,我跟你说过,那些事我想了很久,想了很多年,你应该懂得的,懂得对我有多重要。可是你和邬遇,却毁掉了一切。

    谭皎,听明白了吗,这里每个人的未来,都毁在你们手上。他们用尽全力,毕生想要得到的东西,都被你们俩打着正义的旗号,占着时间的便宜,给毁掉了。你认为我们现在会怎么做?

    你还在等邬遇来吗?可哪怕他赶到,你以为你们俩,会是什么样的结局?”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