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267章 邬遇三十二(2)

第267章 邬遇三十二(2)

    谭皎问:“你觉得是周维还是朱宇童?刚才在洞里,离我最近的就是朱宇童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难道言远就能完全排除嫌疑?两个案子,是在不同的时间点。”

    谭皎一阵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会让你安全出去。”我说,“现在大家在一块,他……还没有机会发难,也要等安全绳制作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。”

    我再次抱着她。过了一会儿,她开口:“阿遇,你抱得好紧。别担心,我不会被他吓倒,不会再惧怕什么。现在开始我说什么都不和你分开了,我也要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依然用尽全力抱着她。那是一种非常温暖的感觉,我用身体的每一寸,在感受她的柔软美好。安静地、深刻地感受着。我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事,所以什么都不能对她说。但我已下定决心。我想要记住拥抱的感觉,永远记住。

    皎皎,我一直期望,我们所描绘的未来能够成真。我真的非常期望。

    一个声音传来:“谭皎?你怎么突然跑不见了?”是朱宇童的声音,他也出来了。

    怀中的谭皎慢慢松开,说:“你刚才去哪儿了?我进了洞没看到你,就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朱宇童说:“我刚才找了个角落去方便了。”

    谭皎说:“哦,我累了,想休息会儿。”

    朱宇童:“行,你休息吧,我先接着先去干。”

    脚步声渐远,谭皎小声说:“也许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没多久,又有人从洞里回来了,同时还有“扑哧”的扇动声。而后我听到谭皎的声音:“阿遇,言远从洞里带了只受伤的鸟回来。就是船上那种黑鸟。”

    我平静聆听着。言远和朱季蕊在说话。朱季蕊说:“这儿怎么会有鸟?”

    言远说:“它的腿断了,说不定是和我们一起被洪流带到地底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朱季蕊说。

    言远说:“我先给它处理一下伤口,说不定能活。”

    朱季蕊说:“我们都这样了,你还……管一只鸟啊?”

    言远却淡淡地说:“它也是一条命。多卑贱,都是一条命。”

    朱季蕊没说话了。

    后来,听着其他人也回来了,看到鸟,也吃了一惊。周维说:“难怪之前听到洞里有声音,是它啊。”

    朱宇童说:“烤了吃吗?”

    言远说:“它一路到了这儿,也不容易,说明它跟我们命不该绝,反正现在不是没吃的,何必吃它?我想把它带出去。”而后,响起几声鸟儿清脆的啼鸣,倒像是在回应言远的话。

    大家就没再谈论那只鸟了。

    谭皎和我一直沉默着。

    “双双呢?”周维说。

    朱宇童答:“之前在洞里还碰到过。”

    听着脚步声,周维跑到了洞口,喊:“双双!刘双双!”没人回应。

    “她一个人,胆子又大,可能走远了。”言远说,“再等会儿应该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吃了点东西,大家开始用弄回来的藤蔓,编织粗绳。我目不能视,只坐在谭皎身边相陪,听着她手上的动作。不远处陈如瑛和冯嫣的对话声传入我耳中。

    冯嫣:“如瑛,还是不舒服吗?要不你躺会儿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吃点东西吧?”

    “不想吃,我想吐。你别管我,去织绳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这样妈妈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陈如瑛没说话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故事,都已发生。发生在过去的这个时间点上。我们无力阻止,亦无法改变。而他们的命运,在未来都已注定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