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266章 邬遇三十二(1)

第266章 邬遇三十二(1)

    ————邬遇视角————

    我的眼前依旧一团模糊,谭皎是一抹闪烁的光影,跌入怀里。我抱紧她,她在发抖,热泪滴落在我手背。那一刻我的心中愤怒无比,却如同醍醐灌顶般了悟。

    他也在这里,是吗?

    原来在地狱等我们,不仅是一句恶意诅咒。是否也是他死前的顿悟和嘲弄?

    ……为什么死亡可以开启所有洞中人的记忆?

    是否因为,死亡才是结束?既是生命的结束,也是错乱时间的结束。

    我弯腰把谭皎紧紧搂在怀里,她不发一言,指甲几乎抠进我的手臂。我还保留着理智,冯嫣在身边,她并不是彻底安全的,必须避过。我重重一按谭皎的背,她会过意,拽着我,往一边走了一段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我问。

    她不哭了,只是依然有哽咽的声音,把刚才洞中发生的所有事,和我说了一遍。包括那个人,伸手去掐她的腰。我看不见,手慢慢摸到她腰上,只一触碰,她就下意识一缩。我几乎可以想象出,那里必然淤青一片,甚至留下了那人的指痕。

    她说一定是那个人。

    她说他也有记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绝不会放我们安全离开地底。

    强烈的情绪在我心中翻滚,却在这时,某个可怕的可能性,划过我脑海里。谭皎想到的,我已想到。谭皎还未设想到的,我也想到了。

    “他”的出现只是其次,一对一鹿死谁手还不一定。我的脑子里忽然寂静一片。

    一片黑暗的视野里,如同深夜大雪般的寒意,在我心中滋生。紧接着忽然出现在我脑海里的,却是和谭皎曾有过的对话——

    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我吗?死也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出去后,我们谁也不找,就两个人,这样过一天。

    如果我们不在一起,就在修车店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阿遇?你在想什么?”谭皎唤回了我的神智。我在心中慢慢把那些情绪都压抑下去,说:“没什么。那个人还有什么特征,皎皎,说得再仔细点。”

    谭皎说:“我什么都……没注意到。洞里太黑了……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天呢?”我问,“你曾经被他绑走的那一天,还有什么细节,可以和今天对比?”怕她伤心,也是时间仓促。那天发生的事,我从来不舍得深问过她。

    谭皎静了一会儿,答道:“那天他是第一次,也很紧张。但是意志特别坚定。他有一个工具箱,他连抽烟都会把烟头收集,特别谨慎。他……一开始摸过我的脚,好像很迷恋这个部位。他说是好奇,所以才想……那么对我……”

    我心中一震。

    他触碰她的脚,迷恋那个部位。

    那次在洞中,谭皎的鞋袜也无缘无故脱掉。后来我问她,她自己也不记得是不是梦中踢掉滑落的。所以我没有深究。

    “是他。”我说,“他一直在这里,还没有毁容,告诉我们的是假姓名身份。他一直等待找到出口。”

    谭皎说:“那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也沉默了一阵,周围除了冯嫣,没有别人。他们都进洞了。胸中的寒意又在隐隐浸染,我说:“我们尽快出去。”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