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256章 谭皎三十一(5)

第256章 谭皎三十一(5)

    我失声喊道:“当心!”

    邬遇吃痛,整个背几乎都佝偻下来,然而他的双手根本没松开,那人的呼吸越来越艰难,只有一双明亮的眼珠,在狰狞的脸上,睁得很大。

    又是一拳,又是一拳。一拳拳闷声打在邬遇身上,然而邬遇此刻也近乎疯狂,他浑身都在淌血,那双大手却顽固地钳住那人脖子,而后突然爆发,竟一把抓起那人的头,朝岩石上狠狠撞去!

    撞了一下,又一下……

    我已经看呆了,因为从没看过他这么狠的样子。我突然非常害怕,害怕在这场搏命般的斗争中,自己会失去他。我踉跄着跑过去,就见这时邬遇手里的段云影,已经如同只死鸡般,垂落了头,邬遇终于精疲力竭,松手将他丢在地上,而段云影就像没有骨头一样,如同一团烂泥,趴在那里。我看着邬遇的身子缓缓往后倒去,刹那呼吸都停滞,我一把扶住他,但他的身躯实在太沉重虚弱,连带着我,一起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阿遇……阿遇……”

    邬遇慢慢睁开眼睛,看着我,笑了。是那种很开心,很决绝的笑。我的心都要碎了,抱着他,说:“阿遇,你别吓我,你有没有事?有没有事?你别闭上眼睛,别闭上眼睛!”

    他呕出一口鲜血,脸上笑容还在,声音沙哑几乎不可闻:“我不会在他之前……闭上眼睛。”

    我循着他的视线望去,地上的段云影,还是一动不动,那双眼珠微微还在动。而我们身后,已有许多脚步声和光线靠近。

    而后我忽然看到,那张扭曲狰狞的脸上,那唯一光洁干净的下巴上,嘴角慢慢弯起,他笑了。

    临死前,他笑了。

    “谭皎,邬遇。”他说,“我在地狱等你们。”

    他脑袋一歪,彻底没有声息。我的心中一片冷冽寒气。警察已经从背后冲了过来,扶起我们。我紧紧抱着邬遇,他的呼吸就在我耳边,满是汗和血的脸,和我挨在一起。他轻声问:“他死了吗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死了,死透了。救护车已经到了,邬妙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邬遇眼睛微阖,嘴角却露出笑意。我抱着他,满身冰凉,心跳难平,可不知怎的,看到他的样子,我居然也忍不住笑了出来,哭着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旁边的警察似乎都有些没办法,只好松开了扶住我们的手。因为我俩紧紧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……”我说,“阿遇,太好了,我们终于做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他几乎就要昏迷,却牢牢抱住我的腰,“皎皎,我真的很开心……”

    我抬起头,月亮已经升到我们头顶,银色光辉遍洒大地,山岭间宁静无比。我知道那个时刻即将来临,而历史从这一刻起已经改变,那个人真真切切死在我们面前,死在最初的这个时间点。不会再有人遇害,邬妙会拥有安稳幸福的一生。可邬遇的未来,是否也会改变,他是否不会成为修理工?而我们所经历过的一切,是否会成为虚妄?尽管我们曾经那么努力,努力去改变每一步的历史,去挽救每一条生命。

    我已不想再深究。因为此刻我拥抱的人,是他。我也确信,无论未来怎么变化,我们都不会忘记对方,忘却这份感情。

    我说:“阿遇,等我们从那个洞里出来,就回阿姨、邬妙身边,回我爸爸妈妈身边去,还有沈时雁和壮鱼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他说,“以后我们好好生活。从今后每一天,都是明天。我们两个人的明天。”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