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255章 谭皎三十一(4)

第255章 谭皎三十一(4)

    我看着邬妙的脸,她的呼吸和心跳都还在坚持,这令我稍稍放心。我脱下外套,轻轻抱住她纤瘦的身躯,而后重新抱住她,坐在原地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直至小路另一头,响起脚步声。我抬起头,看到两个人相互搀扶着走出来,从身形辨认正是沈时雁和壮鱼。

    看到我们,他们也很震惊,沿着小路攀岩而下,壮鱼问:“邬遇呢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他去追他了。”

    沈时雁说:“邬妙还好吗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她还活着,她没有事了。”他们靠近,我对壮鱼说:“你来照顾她。”壮鱼连忙接过人,沈时雁扶着腿上的伤,靠在桌边,说:“谭皎,那个人跑不掉了,老丁他们已经到山下了,救护车也到了。邬妙不会有事。那个人的DNA对比结果已经出来了,他叫段云影,本地人,照片已经发到我手机上,前不久烧伤毁容……”

    我站起来,说:“我去找邬遇。”

    他俩几乎都是立刻喊出来:“别去!”壮鱼一把拉住我的手说:“警察马上到了,你去干什么,反正你也帮不上忙!你这样不是反而让邬遇担心?”

    我抬起头,看着天空,说:“月亮马上就要升起来了。今天应该是最后一个15天,月圆月缺的周期也是半个月。壮鱼,我不知道这其中有没有关系,但是我马上就要和他离开这里了。保重。以后,你们不要再忘记对方了。希望下一次,我们还会重逢。”

    眼泪轻轻漫过我的眼睛,他俩都没有说话。忽然间壮鱼再次抓紧我的手,我重重和她一握,挣脱了,往邬遇离开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眼前的小路格外安静,幽黑。月亮升起来了,白色光芒照亮前路。尽管微弱,可是足以让我前行。我听到身后远方,隐隐有很多声音,山脚下,还有数道光亮。我相信沈时雁的话,这一次,那个人,那个叫段云影的禽兽,终于跑不掉了。

    可我现在只想到邬遇身边去。

    看看他怎么样了,看他是否追逐到了心中的那轮残酷明月,看他是否还好好的,在大悲大喜肝肠寸断之后。

    在一个突然的瞬间,我看到他们了。

    依然是在蜿蜒的溪水旁。前方是瀑布,也许是这溪流的源头。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,被抵在一块巨石上。邬遇也好不到哪里去,我看到两只枪掉落在地,显然刚刚两人经历过一番势均力敌两败俱伤的缠斗。而他如同一头猛兽,掐着那人的脖子,死死掐住。那人喉咙里发出“嘶……嘶……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曾经在我面前戴着面具,原来是为了遮掩伤痕。如今面具早不知丢在哪里,露出真容。惨淡月光下,那张脸扭曲、遍布伤痕,如同鬼兽,已看不出原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然而那人怎么会是好相与的角色?他的双臂上也全是血,身上不知哪里受过枪伤。原本双臂是垂落的,大概是察觉到邬遇下了死手,那手臂竟僵硬抬起,朝邬遇身上的伤口,狠狠击去!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