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250章 邬遇三十(4)

第250章 邬遇三十(4)

    她的话语平静柔和,我却听得心头骤痛,知道这或许她沉淀了好几天,忍了又忍的话语。

    我说:“我答应你,皎皎。不会让你一个人等。我是你的丈夫,我会回到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她抬手擦了下眼睛,说:“别臭美啊,现在还是未婚夫!而且还是私定的!也不知道我爸妈能不能接受你呢!”

    我握着她的手,说:“你觉得叔叔阿姨会不会接受我?”

    谭皎撇撇嘴,叹了口气说:“我爸我妈这辈子最喜欢的就是学霸,邻居家的孩子。而且还是清大本硕哎,我都可以想象出他俩把你捧在手心怕化了的模样了。将来我在家中的地位必然非常凄凉,以前是两个人管我,以后是三个人管我,唉……”

    我笑了,她也笑,眼睛映着闪烁月光。美得让我无法移开目光,美得让我一片寒意的心中,依然充满希望。

    吃完饭,谭皎和他俩出门,去做简单的走访了解。我蓄积体力,只待明天。靠在床上,继续看陈星见的那段行车记录仪视频,翻看各种案件资料。

    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点。

    陈星见的行车记录仪,没有拍下第二人的车。他停车的位置,也避开了餐厅附近的监控。我要怎么寻找到第二人的踪迹?没有人可以了无痕迹,一定有监控拍到过第二辆车,它在哪里?

    后来我疲惫至极,又或许药物起了作用,迷迷糊糊睡着了。也许是因为睡前还在想这些事,梦里也都是。

    我梦见了初次追击凶手的那个夜晚,黑暗小巷,朋友的惊呼,他的身影,路人的阻碍,而后他跑进酒吧所在小巷,消失得无影无踪……

    陈星见从酒吧里走出来。黑暗中,远处,分明还有另一个人远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和谭皎开车去警局,谎称她是受害者。

    路上我们去了第一个受害者陈柠朦上班的餐厅,当时谭皎说了一句话,她说……

    她说……

    我猛地睁开眼睛,看到窗外日色已经开始发亮,谭皎蜷缩在我身旁,呼呼睡着。可我的脑子里已是清醒无比。

    我盯着谭皎秀美的容颜,想起当时我们站在餐厅外,她说:这里,有点眼熟啊。

    我是怎么回答的?

    我说:因为我们曾经到过这里。这里跟许静苗案的那间酒吧,只隔了一条街。

    就是陈星见车辆驶出的那条街。

    那一片的地形我早已谙熟,此时便像是有一条火线,在我脑子里燃过,而后整片空间分布图,都被点亮。

    我也陡然想起陈星见在审讯视频里说过的话,他说所有人员、地点选择,还有动手,都是第二人亲力亲为。

    我闭上眼,回忆最初那一晚的经过。小巷中,那人一直奔跑,本来中了一棍跑不掉了,突然出现一个夜归的年轻男子,阻住了我……

    后来,警方想要寻找这名目击证人,却没找到。公开征集线索,也没有人来主动联系。如果真的是住在附近的夜归居民,又怎么会找不到?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