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244章 谭皎三十(3)

第244章 谭皎三十(3)

    我实在没忍住,飞快在壮鱼身上扫视一圈,并没有发现有人偷种的草莓印之类的。不知怎的,这一幕居然令我有点感动,也有点悲伤。我重新轻轻带上房门,然后咳了一声,“咚咚”敲了两下门:“鱼,起床了!”

    门内传来一些声响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是壮鱼淡淡的嗓音:“行了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我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老丁还挺厚道的,知道我们偷偷从医院溜走后,也没生气,只让沈时雁传话必须随时配合调查,还派了个信得过的医生到酒店来,一天两头给邬遇输液换药。或许是有邬妙的事支撑着,又或许是他的强烈意志,据医生说伤口恢复速度还蛮好。而他的精神也非常好。

    中午时,我和沈时雁壮鱼三人去了警局。此时距离邬妙的预告死亡时间还有两天半。

    虽然因为是重犯,我们没能再次见到陈星见,但得老丁应允,我们看到了后来对他的一些审讯片段。

    之前打过交道,我就知道,他本身就是个难缠角色。但没想到,他能在刑警们面前扛这么久,据说至今没有透露有关那个人的任何线索。连老丁都觉得,这个陈星见的心理素质,出乎意料的强大。

    画面中的陈星见,看起来已经很疲惫了。可精神还不正常的亢奋冷静着。对于警方的任何问题,任何软硬兼施,他要么闭口不谈,要么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“他会把受害者藏在哪里?”有一次,警察逼问道。

    这个养尊处优、平时是个阳光青年的富二代,却半是阴冷半是得意地笑了,说:“他又抓了一个人?我知道他不会就这么认输的。在这种时候,他抓的一定是个很关键的人。让我猜猜,邬妙?邬遇的妹妹?”

    我怔了一下。他很了解那个人,一猜就中。还是说邬妙早已在他们计划中?

    我觉得他们两个人其实是非常像的,无论性格还是诉求,所以陈星见一语道破那个人的行为和心理。

    就像双生子一样。两个同样的犯罪恶魔。

    警察被他反问住了,另一个警察立刻唱白脸,劝道:“陈星见,你只有说出他藏人的地方,才有减刑的机会,你的父母都赶到了,就在外面。你想过怎么面对他们吗?”

    这话到让陈星见一怔,然后用近乎怨恨的目光,看着警察们。却没有再说话。那警察见了,再接再厉,又以亲情打动。

    陈星见转过脸去,淡淡地说:“你们再以亲人说服我也没用,因为我确实不知道他会把人藏在哪儿。每次我们行动,都是他主导。选人、选地点、动手,都是他亲力亲为。我只是跟着他,听他的指令而已。”

    我在心中揣测陈星见这句话的真实度,但直觉告诉我这是真的。否则他大可闭口不言,像之前那样。而他尽管人性几乎丧失,但对父母,似乎还是有所顾忌。

    后来的片段里,无论警方再问什么,陈星见都闭口不言了。

    我们离开录像室时,还撞见了陈星见的父母。看着是一对体面的老人,面相也挺和善。只是此时,都是一脸焦急痛苦。他们在一间办公室,抓着警察的衣服,父亲愤怒极了,母亲泪水涟涟,一直说:“不可能的,我家星见连鸡都不忍心杀,怎么可能害人?谁都知道他是个好孩子,好孩子啊!他什么都不缺,自己创业的公司也蒸蒸日上,前些天还打电话给我说要干一番事业,找个女朋友,怎么可能去犯罪?他怎么可能去杀人!”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