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243章 谭皎三十(2)

第243章 谭皎三十(2)

    然而他体力终究有些不支,松开我躺着,却将我又带过去,把我的头按下来,亲吻我的脖子。我知道他需要我,需要女人的安抚。在他亲吻之后,我也低下头,亲他的脖子,他的手臂,手,他裸露的并未受伤的肌肤。周围的一切都是安静的,这些亲吻不带任何情~欲,没有任何确切意义,可它本身就是意义。

    我关掉灯,我们在黑暗中寻找着,依偎着,窃窃低语,说着有含义或者无含义的话。最后我们手握着手,平躺在一起。那团亲密、暧昧、温柔、热烈的气息,就好像把我们包裹住,包在只属于我们的世界里。这个世界里没有伤害,也没有时间,没有遗忘,只有我和他。

    我突然想,邬遇曾经说过的话是对的。他永远不会忘记我,我现在相信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如果人曾经这样刻骨铭心相爱过,哪怕失去时间、记忆、性命……失去一切,都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后来,也许是在我们的彼此安抚下,邬遇终于睡着了,疲惫的、沉沉地彻底睡去。我借着依稀的光线,看着他的脸,竟然很久舍不得闭上眼睛。原来跟他在一起的每一分时光,都舍不得随意度过了。原来这世上真有那么一个人,你和他在一起,即使什么也不做,感觉到的,也是这世间最巨大的幸福。

    第二天我醒来时,这重病号居然先醒了,就着晨光,还在看资料。我起床去拿了毛巾和水来,给他擦脸,漱口。又打电话叫了早餐,然后坐在他身边,问:“你到底一直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邬遇手里,是一份有关陈星见的资料,包括他的住址、车辆、公司登记。

    我们能分析的都已经分析了,能提供给警方的都已经提供了,能做的已经不多。如果想要进一步获得那个人的线索,陈星见是最近的突破口。所以今天我和沈时雁他们,打算再去警局,想办法见陈星见一次。

    我说:“陈星见的车现在已经扣留了,那个人也有一辆车,只可惜在山上时,我和沈时雁他们也没看清车子型号车牌。现在也没有监控拍到过那辆车。”

    邬遇说:“一定会有监控拍到的,只是我们还没找到。今天你们去警局,看看陈星见的车上有没有行车记录仪,如果有,把内容拷贝一份回来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一亮,点头:“机智啊!”

    邬遇笑了笑。

    是啊,如果两人总是共同行动,即使路上监控还没找到,陈星见的行车记录仪里,会不会已经拍下了他的车呢?

    很快早餐来了,我瞧壮鱼的房门还关着,估摸时间不早了,便去敲门。哪知门没关紧,轻轻一碰就开了。我看到咱家壮鱼又穿着历史上那条黑色吊带睡裙,整个人是扑着睡在床上的,压住整床被子,露出半边雪白的背和两条大长腿——连睡相都这么强势,扑倒了被子。

    旁边沙发上,还躺着个人。沈时雁不知道几时回来的,我们都没察觉。一米八的高个,和衣睡在窄窄的沙发上,拿一顶警帽遮住脸,微微有鼾声。旁边茶几的烟灰缸里,还有几个烟头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