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239章 邬遇二十九(2)

第239章 邬遇二十九(2)

    “谭皎说得很对。”沈时雁说,“不管你信还是不信,我们刑警,对于一个案子能不能破,基本都是有预感和把握的。这个案子……跟历史上,我模糊的记忆不一样,那时候他们的行为几乎毫无破绽,你会觉得,这个案子,也许永远也破不了。除非非常偶然的机会出现。我想老丁当时也是同样感觉。

    但现在不一样,现场很多,可以查的头绪也很多。我们和凶手之间,就像只隔着一层纱了。这个案子,一定会破,他一定会被抓到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我说。其实不用沈时雁解释,我也有相同感觉。他现在就是困兽之斗,放手一搏。只是现在,比的,却是时间了。我想他也很清楚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但是我们只有三天时间。”谭皎说出了我想说的话,“警方无论在三天内还是三天后破案,都是破。但是邬妙生存的机会,只有这三天。我们必须在那之前找到她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是一片安静。唯有城市璀璨灯火,映在窗上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一定会按他说的,三天内不杀邬妙?”壮鱼犹豫地问,“不会耍我们?故意看我们空忙活一场?”

    谭皎说:“不会。那样他得到的乐趣还不够大,只是戏弄。他一定要做到的,是挫败我们,挫败他的仇敌,我和邬遇。所以一定会要看到我们真真正正失败,然后……再杀掉邬妙,当成自己的战利品。”说到最后,她声音变小。我却感激她,感激她对凶手心理近乎精细的分析。

    沈时雁说:“谭皎说得有道理。我也赞同。”

    壮鱼:“哦。”

    谭皎在这时看我一眼。她什么也没有说,可我竟瞬间洞悉她眼中的意义。她的眼神平静、沉着、坚定。那清澈的眼神背后,是似淡而浓的根本无法用言语丈量的情意。她已决意拼尽全力。她就是这样孤勇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谭皎又说:“如果结合他留下的信考虑,什么是’邬妙本应该在的地方’?”

    我的心头一动,谭皎已把那张复印件递给我。即使是第几次阅读,那短短的几行字,依然令我感到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只有我们知道,彼此要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她最后还是在我手上。”

    “她会在本应该在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日落时,我会带她走。”

    手心一阵软热,是谭皎握住我的手,她站在窗边,低眸看着我,说:“阿遇,看我帮你把她找回来。”

    她像是在立誓,又像是在安慰我。我抬手摸了摸她的脸,说:“傻姑娘。”她说:“我哪里傻了,知不知道我也是懂很多犯罪心理的,知不知道身为学渣的我,读了多少大部头的书,拜托朋友看了多少卷宗?这个人,可惜他写的还是少。写的越多,就暴露越多。当时……你给我留纸条,我就几乎分析出一个模糊的轮廓了。”

    她拿起那张信笺,说:“那么我就献丑了。’只有我们知道,彼此要什么’。这证实了我的推测,他很清楚我们的终极目的就是要将他绳之于法,或许他并不明白时间线为什么会错乱,不明白我们为什么会在未来和他纠缠,但他很清楚,我们就是为他而来。”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