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234章 谭皎二十九(1)

第234章 谭皎二十九(1)

    ————谭皎视角————

    我想我永远也不会忘了那个晚上。

    我和邬遇许定了终身。可也是之后,他差点又失去了所有。

    不久后,他的母亲就赶到了医院,老人家非常伤心,亦非常担忧。柔弱的母亲哭着问:“阿遇,怎么会这样?伤得这么重?”

    邬遇明明很累也很痛,却一直小声安抚母亲。他说是为了抓坏人受得伤,壮鱼一撞沈时雁胳膊,于是警察同志也吭声说,阿姨,非常感谢邬遇的帮助,要不将来我们破不了案。

    邬母却哭着说:“你好好的读书不好吗?要是你真出什么事怎么办?”

    那时邬遇的表情很温柔,也很平静,他握着母亲的手说:“妈,我有分寸,你听儿子的就好。”他抬眸看着我,只有我懂得他孝顺之后的藏着的多么深重的情绪。我也出言相劝,再三保证医生说邬遇没有生命危险,邬母的情绪才渐渐安稳。

    “邬妙呢?”邬遇问。

    邬母答:“我给她打过电话,她也马上会到。”

    邬遇又问:“大晚上的,她怎么没和你一起?”

    邬母答:“没有,之前谭皎不见了,联系不上,我们很担心,就一直分头在外面找她,打你的电话也不通……”

    邬遇便没有出声,只是望着门口。而我心里莫名的,有些不安。邬遇看向我,我心领神会,从桌上拿起他的手机,递过去。他开的是免提,拨通邬妙的号码。

    我们都安静地等着。

    “嘟——嘟——嘟——”接连响了十几声,却无人接听。邬遇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重新再拨。

    再拨。

    再拨。

    “阿妙怎么不接电话?”邬母喃喃道。

    不,不可能的。一定不是我想的那样。我在心中默念,阿妙,快接起电话,没听到吗?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流逝,邬遇握着手机,对着那机械的声音,一动不动。我仿佛感觉到,某种僵硬而腐朽的东西,正在他的身体里滋生着。那是什么?

    突然间,仿佛我们所有人的期待,起了作用。“嗒”一声,电话被接起了。

    邬遇表情一震,几乎是立刻吼道:“邬妙?你在哪里?为什么一直不接电话?”

    那头安静了一会儿。邬妙的声音好像隔得有点远,但依然能清晰听得出是她。

    “哥……对不起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邬遇连眼珠都定住不动了。

    她说:“我遇到……他了。我还是遇到他了……逃不掉。永别了,哥哥,照顾好妈妈……”在她哽咽的声音中,电话骤然挂断,只余急促盲音。

    空气在这一刻仿佛凝滞。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邬母,扑过去从邬遇手里抢过手机,问:“怎么回事?邬妙怎么了?她怎么了?”眼泪却先抢了出来。壮鱼一脸寒色。沈时雁几乎是立刻转身跑了出去:“我去通知老丁!”

    我只觉得脑子里还是木的,有点反应不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。可是在一片茫然背后,某种强烈的、悲痛的、愤怒的情绪,已经如同一只手,钳住我的心。

    终于发生。

    这件事终于发生了。

    可怎么会这样?这样的关头,他不忙着逃命,反而强势下手?

    他是冲着我和邬遇来的,不顾一切,鱼死网破,冲着我们来了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