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233章 邬遇二十八(4)

第233章 邬遇二十八(4)

    某种坚定的力量,慢慢覆盖我的心。我知道,我们比任何一次,都接近成功和真相了。接近命运的转换舵。

    后来沈时雁说:“那你先休息,我叫谭皎她们进来。”我点头,他走到房门口,却又停住,说:“有件不相关的事,不知道方不方便问。但确实对我非常重要。我和周晓渔到底……在整件事中,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这是他第二次问我了。

    我想起上一次他被谋杀前,谭皎对我唠叨过的有关他们俩的事,还有壮鱼看到尸体时的眼神。

    我们都在时空中流离。我并不知道自己和谭皎,到底会去向何方。但我们都希望,他们两个无论在我们身前身后,过去还是未来,都能好好的。

    愿他们不再遗忘彼此。因为这应该是我和谭皎,最后一次在时间线中倒退了。

    我只说了一句话:“壮鱼已经是你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沈时雁几乎是失魂落魄离开了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阵子,他才和两个女人一起回来,沉默站在她们身后,脸上已没了那表情。壮鱼还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,什么都没察觉。谭皎走到我身边,说:“你要不要休息一会儿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妈和邬妙呢?”

    “刚打过电话给阿姨,说她们马上到。”

    我放下心来。而后我俩就听到壮鱼和沈时雁在对话。

    “大雁同志,你的脸色怎么有点难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吃错药了?”

    “不要胡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一直瞪着我干什么?你你你拽我干嘛?”

    沈时雁抓着她的手,面色微红、目光却晦涩。他对我们说:“我出去和她说点事。”壮鱼一脸不甘,可眼中也有女人独有的光彩流动。谭皎几乎是立刻挥手:“去吧去吧,想干什么干什么,不用再送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俩走了,房间里又重新恢复宁静。我终于疲惫地闭上眼,谭皎的手轻轻放在我额头上:“累就睡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等妈和邬妙来了,见过就睡。她们肯定担心。”

    忽然间,一个吻轻轻落在我唇上,一触即走。我睁眼,看到她眼中细碎的光:“等她们来,我就不好意思亲了。”

    我忍不住笑了。她是个总会让人快乐的女人,无论何时,无论何地,无论生死攸关。

    我心中满怀希望。只觉得我们,也许真的离幸福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谭皎将这辈子许给了我,母亲和阿妙都还活着。残忍狡猾的罪犯弄巧成拙,终于暴露了自己,如同过街之鼠逃窜,时日无多。而那条弯折的时间线,也即将走到尽头,只要我们努力,我相信一定能走出去,我们回到正常生活。

    我握着她的手,不说话。谭皎趴在床边,托着下巴望着我:“干嘛一直看着我?”

    我说:“看老婆。”

    她是真的太开心了,还很害羞,干脆用手捂住脸,低下头笑了。我也笑了,拉下她的手,不让她挡着脸,低声说:“等妈她们来了,就告诉她们咱俩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她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说好的那件事。这辈子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第三卷完————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