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230章 邬遇二十八(1)

第230章 邬遇二十八(1)

    ————邬遇视角————

    我做了一个从未有过的梦。

    没有了不断崩塌的未来,也没有邬妙和谭皎的哭泣。那个梦里,太阳很明亮,照得整片沙漠温暖开阔。我在沙漠中一直行走,既不觉得累,也不觉得渴。心中特别平静。

    直至走到一片湖泊前。

    湖水澄湛,有风轻轻拂过。那感觉似曾相识。分明我的人生中,也有过如此温柔寂静的时刻。

    湖的那边,站着许多人。邬妙、谭皎、母亲、壮鱼、沈时雁、老丁、还有曾经帮助过我的朋友同学……我看不清他们的脸,却能感觉到在我们之间流动的情意和温柔。

    我开始涉水而过。朝着他们走去,朝着那片光亮和希望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过去一年,我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。这样安详。在沉入黑暗离开这梦境的刹那,我突然明白,自己终于战胜了什么。

    战胜了一年来苦苦纠缠的噩梦,战胜了胸中那个巨大的无底的黑洞。在与陈星见生死缠斗的瞬间,求生的勇气和排山倒海的爱,陡然充盈我的身体的那个瞬间,所有的伤痛得到治愈。

    我曾经坠落在被罪恶撕裂的人生里。而今,当我用生命战胜了它,终于找回了完整的清楚的自己。

    姣姣,阿妙,我不再沉沦,不再恐惧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我付出一切,走向你们,走向此生的幸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睁开眼,看到苍白天花板,还有医院独有的气味。全身仿佛僵化,缠满绷带。很多地方在剧痛,但我的心中很宁静。

    外头天是黑的,不知是什么时间。谭皎趴在床边。

    我的心中一阵安稳,稍稍抬起头想碰她,她就抬起头。我望着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皎皎……”我听到自己的声音沙哑得仿佛死过一次,“来。”

    她的眼睛一下子红了,从椅子上起身,跪在我的枕头边,握住我的手。我轻轻摸着她的脸,她流着泪,侧过头去亲我的掌心。有好一会儿,我们俩都没说话,只是一直重复着这样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很痛?”她问,“我到医院时,你全身都是血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我很想笑,就笑了,“是痛得不得了,当时脑子里想的都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笑?”她的声音又哽咽了,“幸好医生说没有伤到要害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陈星见想慢慢折磨我,所以一开始并不对致命要害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会有好日子过了。”谭皎说,“因为你,这一次证据确凿,他起码要在狱里呆几十年!阿遇,你真的改变历史了。”

    我想起自己发现的那名昏迷受害的女性,当我制服陈星见后,发现她也昏迷在那间地下室的外间。还有后来赶到现场的警察们。我心头一阵舒畅,谭皎说得没错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,已经板上钉钉了。只是另一个人,在攻击我时曾经出现,后来却没有踪迹。

    我突然想起陈星见说过的话:他现在和你老婆在一起。

    脑子里彻底冰冷下来,我这时才注意到,谭皎的模样不太对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