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225章 谭皎二十八(2)

第225章 谭皎二十八(2)

    他想害我,他想把我当成猎物那样折磨,而我心中渐渐有一个声音在说:不想屈服,不想求饶,不想就这么认输。

    对我最恨,最了解,最鄙夷的那种人认输。

    于是我一直扛着,眼泪也止住了,望着眼前的虚空,不说话。而他竟也极有耐心,从口袋里摸出支烟点着。我心中一动,眼睛瞟向他咬着烟头的嘴,还有滴落的烟灰。哪知他抽完烟,将桌上的烟头和烟灰都扫进一个小塑料袋里,塞进口袋。他低着头,我看到他唇角似有似无的笑意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沉。

    而他终于开口:“谭皎,邬遇也在我们手上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垂落在椅边的手,戴着手套,一丝端倪都看不到。许多线索如同纷乱的树枝,在我脑子里无声交叉然后折断,那折断声清脆无情。

    邬遇的妈妈和妹妹,无端端对半个月后的事,有了模糊印象;

    过去和未来已经模糊。

    丁队长的预感;

    邬妙说,梦里看到自己在红色的海洋里游泳。红色的,血一样的颜色,她看到了某种漂浮。

    还有眼前的罪犯,他准确无误地叫出我和邬遇的名字。如果他说的是真的,邬遇也掉入了他们的陷阱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和邬遇自时光倒流穿梭以来,还从未落到过如此危险的境地。

    我静了一会儿,笑了说:“不可能。他聪明又警觉,你们抓不到他。他又不是我。”我的语气既无惊慌,也无讥讽,就像是在跟普通人陈述一个事实。我想他也许会吃这一套,精神病态有时候就像个孩子,需要的不是你的惧怕,也不是你的弱软。他更渴望地,是你把他当成正常人看待。

    他说:“我骗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想吓我?但这事儿,真的不可能。”我也是想从他嘴里套取更多信息。

    结果他笑了说:“等你看到他剩下的骨头,就信了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只令我整颗心如坠冰窖,拼命忍耐,拼命不信,脑海中闪过邬遇的笑颜,他低头抽烟的样子,他抱着我躺在床上的样子。

    如果邬遇就这么死了,那我这辈子还有什么可以恐惧?

    我慢慢地笑了,闭上眼,不看他,也不说话。我就像躺在冰山火海中,我知道自己每一根骨头,每一寸血肉,都岌岌可危。但我知道,必须忍耐,必须坚信。我不能认输,否则我就会像他未来凌虐过的每一堆血肉尸骨,直接崩塌进他的企图中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我又感觉到,他的手触碰到我的脚。我轻轻一抖,却被他抓紧。他的指甲慢慢滑过我的脚背。

    然后他的手,一路向上,又慢慢滑到我腰上。很慢地触摸着,带着情~欲吗?有,又好像没有。我就快要受不了了,霍然睁开眼。哪知他像是早有预知,一只手掌突然压下,盖住我的脸。于是我什么也看不清,只能闻到他手套上的塑胶味,还有那柔软有力的质感。

    我感觉到他弯下腰,呼吸就在我耳边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