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224章 谭皎二十八(1)

第224章 谭皎二十八(1)

    ————谭皎视角————

    我是真的非常害怕。

    透过窗,我看到翠绿的树林,一点人声都没有,有鸟叫的声音。山里也许刚下过雨,树叶看起来都是湿绿绿的,天空阴白,与城市里的天气都是截然不同的。

    那个人,把我带到了哪里?

    繁华的城市里,他能把我迅速无声地带出,带到这个看起来很偏僻的地方来,绝对是个缜密、细致、果断的人。

    这是间看起来干净整洁的小房子,从窗外云的高度判断,应该是在山腰偏下位置。房子很旧,桌椅破烂,也许荒废已久。他们这种人,像老鼠也像猫,善于捕捉一切猎捕和逃窜的机会。

    一片寂静中,我心中有些许自嘲——我还在分析别人,现在猎物可是我!

    我躺在一张光木板小床上,双手都被绳索紧紧绑住,凭我的力量,根本不可能解开。我这辈子,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,周围安静极了,一切都好像很平静,可恐惧却像潮水一样,从我光~裸的脚趾开始蔓延,蔓延直小腿、大腿、腹部、胸口、脖子、头皮……

    我突然想起邬遇曾经说过的一句话:

    那种事只有发生在自己身上,才知道永远没有结束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我无法想象即将发生什么,我充满渴望,渴望奇迹发生,邬遇会来救我。可心里却隐隐知道,这可能性微乎其微,他要怎么找到我?拼命压抑的恐惧和微弱得几乎不可能却又不死心的渴望,交织折磨着我的心。我拼命忍住不哭。不能哭,因为一哭,只怕更是那个人想看到的,他会更兴奋,他会更快乐,我会更凄惨。

    只是我这辈子,从来没有像这一刻,想要回家。想回我和修理工邬遇平静的生活里,想回爸爸妈妈身边。我突然体会到了,未来的邬妙,还有那一个个遇害的女孩,在落入这样的境地时,是怎样无助而卑弱的感受。

    是那些人,那种人,他们用毫无人性的犯罪,凌虐、毁掉别人的感受。

    我的眼泪终于还是掉下来。

    像是等着这一刻,等待我的情绪崩溃,“吱呀”一声小屋的门从外面打开,一个男人走进来。我的全身猛的一颤。

    阴天,背光,他戴了顶很阔的帽子,于是你根本看不清他的脸,只看到一个白皙的平淡无奇的下巴。脸上和脖子上隐隐有一片疤痕,但是根本看不清。从人群中你不会认出他的模样。中等个头,削瘦,结实,身上恍惚与陈星见有非常相似之处,但你又知道,他是另一个人。另一个更深沉更坏的人。

    他走近小床,依然是低着头,看不清脸。忽然,他伸出手,我的凉鞋早被脱掉了。他摸了摸我的脚,一根脚趾一根脚趾地摸,动作很轻,近乎轻柔。却令我从脚趾一直僵硬到大腿根。

    他摸了一会儿,像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,然后终于在床尾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不说话,我也不说话。窗外万籁寂静,连鸟都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的心忽然奇异地平静下来。与其说是平静,不如说是心中升起某种透着寒意的倔强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