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219章 谭皎二十七(3)

第219章 谭皎二十七(3)

    我说:“要我去吗?”

    邬遇说:“丁队只叫我去,也许有情况,你见了不方便。呆在家,也更安全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自己去确实也帮不了什么忙,或许是他们有什么新的发现?点头:“那你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邬遇把我送到家楼下,就走了。我拿钥匙开门,发现邬母不在,应该是出门买菜了。邬妙这几天和母亲睡,房门开着,看样子她还没起。

    我轻手轻脚地刚想进房,却听到她传来呻~吟声。我忙走到门口,小声问:“邬妙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她整个人窝在被子里,手在半空中挥了几下,像是要把什么挥开。然后用手按住头,说:“没事……头有点痛,一直在做梦。”

    我便走进去,坐在床边,问:“做什么梦?”

    她的脸有点红,头发乱糟糟的,说:“我跟你说,真的很奇怪,我看到一片红色的大海,然后我一直在里面游泳……我一个人,一直游不到尽头,也找不到哥和妈妈,好可怕……”

    红色的大海?

    我心里咯噔一下,那是……什么?再看她的眼角还有泪痕,想必在梦中非常惊恐无助。

    总觉得,某些征兆,在离我们越来越近。从这一次我们在这条时间线苏醒,那种感觉就开始了。

    我说:“别怕,我陪着你。要不要喝水?”

    她摇摇头,气色看起来确实不好,眼神还有些惊惶。我摸了摸她的头,才发觉有点烫。

    “你发烧了?”

    她:“唔……不会吧?”

    “我送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她立刻说:“不用啦,这么点小病去什么医院,我哥会说我娇气的。喝点水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行。”我说,“家里有药吗?”

    她说:“好像没有发烧药。”

    我倒了杯热水给她:“我下楼去买,你乖乖躺着,我很快回来。”

    哪里知道,这一次分别,竟是我在这个时空,最后一次和邬妙平安相见?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那天,我只记得自己忧心忡忡往外走,一边挂念着邬妙的生病,一边也在琢磨为什么那两个人突然消失了。心中已有了不详的猜测。周围经过了什么地方、路过了什么人,也没太在意,只是在搜索药店。

    太阳升起来了,街上人也多了。我在一个小药店买了点常规药,往回走时抄了小路。依稀只记得巷道狭窄,墙壁泛着灰白。

    一不小心,我撞上了个人,下意识说:“对不起。”那人不高不矮,不胖不瘦,穿得似乎也很寻常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谭皎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我猛然一怔,不仅仅是因为他嗓音里的笑意。

    我困惑地抬起头。

    下一个瞬间我突然全身发冷,想要退缩却根本已来不及。

    我看到了水泥路上的石子,也看到墙上斑驳的流淌的污迹。他戴着渔夫帽,脸像道影子一样闪过,根本就看不清。然后一只戴着手套的大手,捂在我的脸上。那一刹那我只觉得整张脸都憋住了,张口就想往他手掌上咬,同时拼命把他往外推。

    可是根本没用,他一下子就从背后制服了我,我整个人就像陷进了一张粗硬弹韧的网里。我被他拖着往后退,看到自己的双腿在空中挣扎。

    我怕极了,突然间有种很奇怪的感觉,脑子里、耳朵里都是一片空白,好像此刻正在挣扎的那个人,是另一个人,不是自己。

    我的眼泪掉下来。

    他竟像是察觉了,很低也很热的呼吸凑近我耳边:“宝贝,别怕,别怕!我带你去很爽的地方,带你飞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突然间有窒息的感觉,明明鼻子并没有被捂住。没顶的恐惧,如同阳光下冒出的黑色暗流,一下子就要将我吞没。

    什么重物,狠狠砸在我脑袋上,我眼冒金星,感觉到脑袋正缓缓流出某种腥湿的液体。然后,眼睛也被他捂住,什么都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们,在哪里看到了我?

    没有攻击陈柠朦。

    因为狩猎目标改变了。

    历史改变了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