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218章 谭皎二十七(2)

第218章 谭皎二十七(2)

    我几乎是断然说:“我不是编故事!我为什么要编这样的故事来骗你们?吃饱了撑着吗?不,这不可能,他们一定会犯案。现在没抓住,等他们真的残害那些姑娘时,你们跑断腿都来不及,所有人都会追悔莫及!”我也不知怎么的情绪有些激动,眼眶竟然湿了。老丁看着我,一时倒是没说话。

    邬遇的脸色彻底沉下来,他说:“明天。老丁,我请求你,再守一天。也许是出了什么意外偏差,让他们昨晚没有动手。但他们绝不可能中止犯罪,他们马上就会开始。请再守一个晚上!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我和邬遇坐在警局附近的早点摊。天已经亮开了,街上多了熙熙攘攘的气息。城市的轮廓明朗宁静。早点摊人不多,除了我们,只有三两个中学生。

    邬遇又抽烟了,手搭在桌子边缘,我问他要吃什么喝什么,他只淡淡应几句。有点难以靠近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把一碗热馄饨端到他面前,他看我一眼,那目光是会叫女人心动的,也会叫女人心疼。他说:“你先吃。”

    我起身又端了碗过来说:“谦让什么,吃吧。”

    他把烟头丢到地上踩熄,拿起筷子埋头吃。还是我那修理工,吃得虎虎生风的男人味,没有半点斯文作态。看着看着,我的心也变得柔软,嘴里的馄炖,不那么涩了。

    是不是警局门口的早点摊必然实在,吃了半碗,我就饱了,有点为难。他早吃完了,见状问:“吃不下了?”我默默点头,他把我的碗拉过去,接着吃。我说:“喂,我吃过的,不好吧?”

    他终于笑了笑:“有什么不好?你以为我会浪费粮食?”

    终于知道,当你彻底喜欢上一个人,是什么感觉了。就是看他怎么样,在你眼中都是无边胜景。看着他,再大的艰难,都遮不住你心中油然而生的那一股欢喜。我心中的沮丧渐渐一扫而空,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等他吃完结帐,我只觉得两个人身上都是暖暖的烟火气息。被他握着的手,也是热的。他已不再低落,也不沉默,英俊的眉目间是温暖平静的表情。他不知道这样的自己,我有多爱惜。

    走了几步,我扯住他的衣服,他回头,我踮脚吻他。

    他一怔,毕竟我们身处闹市,周围全是人。我从未如此大胆。但今天我才不管呢,固执的闭眼吻他。他很快抱住我,几乎将我的脸圈在臂膀中。

    身边,阳光照亮,车在走,人在赶路。早点摊热气蒸腾,老板在忙碌。几个中学生或许在看我们。

    我觉得满足。那感觉就像是,时间为我俩静止了。这一刻,是我们所拥有的。

    邬遇是在快到家时,接到电话的。来人声音很急,也很谨慎,说:“邬遇,我是市刑警队的小张,我们昨天见过,是我接待的你们。这边发现了些新情况,丁队叫你马上过来一趟。”那头环境嘈杂,声音也不太清晰。

    邬遇立刻说:“好,我马上过来。”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