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216章 邬遇二十六(5)

第216章 邬遇二十六(5)

    我们静静拥抱了一会儿,她靠在椅子上睡着了,我问值班刑警要了床毛毯盖在她身上,而后到走廊里去抽烟。

    星星在天际闪耀着,楼下的办公室灯火通明,他们大概还在讨论。我们需要警察的帮助,只有他们出动,才能抓到连环杀手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一个人上了楼,正是老丁。

    我抽着烟,安静地看着他走近。他的神色亦是如常,点了根烟,在我身边停步。

    我俩都安静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老丁说:“那个出租司机还没找到。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。

    他又说:“但是你女朋友看到的几个女孩的名字和资料,我们已经核对上了两个。包括她说的,明天就会遇害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一动,吃不准他心中在想什么,只说了句:“那就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老丁猛吸了口烟,说:“我已经决定了,明晚行动。埋伏在陈柠朦回家的必经之路上。如果他们真的出现,就抓回警局,彻底查个底朝天。”

    我的心中像是有涟漪无声升起,一阵一阵,沉而缓的,无法阻挡地激荡。但我没有说话,只看着远方。

    老丁却笑了一下说:“听到我做这个决定,你们是不是很高兴?”

    我侧头看向他,碰上他精光四射的眼睛,我说:“是的。我做梦都想抓到那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老丁却不说话了,又抽了几口烟,说:“邬遇,苏州人,在北京念书,名牌大学硕士,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?总觉得眼熟?”

    我一怔。

    他问: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?

    是在未来。

    老丁对未来,是否也有了模糊的感知?他也受到了时间线的影响?

    过去和未来的界限,或许真的已经在互相干扰。在我和谭皎身边的世界,和人。

    隐隐地,我总感觉自己还忽略了什么。

    后来,当我回想,才发现那一晚,我们实在太想抓到他们,以至于某些特别明显的迹象,却被我们忽略了。我们太渴望出击,想要占据主动。

    面对老丁的怀疑,我说:“我就是苏州人,或许以前,在哪里见过吧。”

    他似乎也觉得只有这个解释合理,点了点头。过了一会儿,突然又说:“你女朋友的口供,一堆漏洞,知道吗?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震,却又有种意料之中的感觉,看着他说:“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老丁却笑了一下,说:“你明白的。你们俩都是聪明人,你还是个硕士,更聪明。读书人都聪明得让我们这些老大粗嫉妒。别的警察或许听不出来,因为你女朋友的口供太具体了,太真实了。那些东西,给人的感觉绝对是真实的,编不出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你还说什么漏洞?”

    老丁高深莫测地说:“最大的漏洞,就是太完美了,太凑巧了。一切,都太逼真了。她才来苏州几天,就被嫌疑人盯上了。那么细致注意到了嫌疑人的身高、特征,记住了每一句话,然而又侥幸逃脱。虽然不记得具体住址,却也给出了大致范围。而且还恰好看到了之后每个受害人的资料。简直……是一切完备、只欠东风,只差让我们警察抓人了。”

    我的心慢慢沉下去,说:“既然你不信,为什么还说明天还要出动去抓人?”

    老丁吸了口烟,说:“别急,小伙子,我还没说完。尽管你们说的东西有点难以置信,可我却相信,那两个杀手的存在,很可能是真实的,那些是你女朋友编不出来的。你们俩大好青年,也没必要来编谎话骗警察,惹上官非吧?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你们还隐瞒了什么,但我看人哪,看眼睛。你们两个的眼睛,都是坦荡干净的,值得相信。就像你,甚至还给我一见如故的感觉。所以,我愿意冒这个险。

    还有个原因,我们刑警干的年头多了,很多时候明白,直觉其实比判断更重要。说来好笑,也不怕跟你这个小伙子说,我居然有种奇怪的感觉,很强烈的感觉,觉得明天一定要去。如果不去,我简直坐都坐不住,以后一定后悔。是悔得要死那种。

    如果那两个畜生真的存在,我一定要抓到他们。哪怕耗上剩下半辈子,要抓到他们。因为我是个刑警。”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