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213章 邬遇二十六(2)

第213章 邬遇二十六(2)

    我再不觉得谭皎的种种举动是在胡闹,也不去想我们这么做并不诚实。因为当我想起邬妙和之后每个女孩遭遇的种种,便知道我们此行去警局的“诬陷”,对于拯救她们的生命,有多么重要的意义。

    谭皎也没有再笑了。在开车去警局的路上,她最后检查了浑身上下,脸色静漠。她看着甚至有一点忧郁和悲伤。我问她:“在想什么?”她答:“其实只要想象一下那些女孩的遭遇,我不需要花什么心思,就能感同身受。”

    我听得心中一阵温柔。

    我爱的女孩,全世界只有她能和我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车停在警局门口时,我偏头去吻她。我们吻得都很沉默,最后她看着我,说:“阿遇啊,你的不幸要被我亲自终结了。”我揉揉她的头发,说:“从遇到你的那一天起,我的不幸已经终结了。”

    先是一名警察在接待室见了我们,是个年轻小伙子。我知道谭皎对这种愣头青警察一直很吃的住,没想到她这么吃得准。她简直脸如死灰,进来前涂抹的洋葱令她的泪水又掉下来,说:“警察同志,我要报案和举报——在前天晚上,被人绑架了。”

    我搂着她的肩,没有说话。警察吃了一惊,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谭皎开始描述:“前天晚上,我一个人去酒吧玩了,我男朋友要忙工作,没顾上管我。回来的时候……就是在离他家不远的小路,有个男的从背后把我抓住,我没看到他的脸……然后我被带进了一个房子里,有两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警察:“两个男人?”

    谭皎哽咽:“呜呜……是的。其中一个,我看清长相了,另外一个没有。那个房间里,有很多刀,还有锯子……他们说要慢慢折磨我,杀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警察已瞪大眼,看看我,我缓缓点头,他又问:“那、那你是怎么逃出来的?”

    谭皎吸了口气说:“趁他们不注意。他们好像是第一次这么做,两人还总在争执。昨天早上他们喝多了,绳索也打得不结实,我挣脱了,从窗户爬了出来。”说完给警察看手肘上的伤。

    年轻警察还是一脸惊呆了的模样。

    谭皎放下手,说:“警察同志,我是名作家,以前从没来过这个城市。这次是来找男朋友的,却遇到这样的事。发生这样的事,我也很痛苦。知不知道我在网络上的广大读者也非常担心……可我想,不能让那两个人逍遥法外,他们桌上还有其他几个女孩的照片和资料。所以我鼓起勇气,冒着危险来了。我想,你们一定会抓住他们,否则他们会加害更多的人,连环案件,就要发生了。”

    年轻警察暂时离开了审讯室,谭皎端起面前的茶杯,慢慢抿了口,然后靠进我怀里,冲我眨了眨眼,像是用眼神在问我:表现如何?

    她表现得很好,很镇定,条理清晰、神态自然。不愧是作家,天生思维缜密,尽管同我在一起时,有时候顽皮得像个孩子。可此刻却真正能做到不露声色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