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209章 谭皎二十六(2)

第209章 谭皎二十六(2)

    我的整个脑子却全乱了:“怎……怎么会这样?为什么我们一醒来就在这里?我们明明是15天后,7月19日,才来苏州的……现在是4日,是在那之前,我们为什么还在?而且你妈她们……已经认识我了?”

    乱了,全乱了。即使我们每次跳跃的时间,都在往后退,可现在是什么状况?

    邬遇说:“我也不清楚。一醒来,我就发现不对劲了,所以才出去试探。我妈说,我们是前几天来的。但我问她具体哪一天,她们却不记得。而我们半个月后在这里发生的事,有些她们有印象,有些没有。”

    我突然感觉到一阵寒意:“为什么……会这样?”我忽然有种感觉,觉得自己周遭所处的一切,都没了真实感。可它们偏偏又是非常真实存在的,阳光、布料、邬遇……真实地将我包围在其中。

    时间,真的还是我理解的那个时间吗?

    不,它早已不是了。

    邬遇明显已经面对了这个问题,比我镇定得多,握着我的手说:“别慌。事情存在必然有它的理由。现在的情况就是,她们两个,对于未来发生的事,已经有了印象。也许她们也受到了……弯折时间线的某种影响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震,嘴里还在念叨:“可为什么就现在,她们会这样?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,只要我们倒退了,旁边的人从来都不记得我们,而且我们也会出现在别的地方,我们不会还留在你家里……”

    我和邬遇对视着。他的眼睛里像是藏着整片黑色的海洋。

    他说:“我想到一个可能。因为我们离那个交叉的时间点,越来越近了。那个点,是过去也是将来。拥有神秘能量。也许那能量,令我们身边的人,也受到了影响。”

    我脑子里对于那个点的认知,却是模模糊糊,混沌一片。可因为邬遇的话,我心中突然也冒出个念头:

    因为那个点,是一条时间线的过去,也是一条时间线的将来。

    现在它们即将重合。

    所以过去和未来的界限,已经没有那么清晰了吗?

    已经无法再清晰界定,什么是过去,什么是未来?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这个认知就像个无底洞,折磨着我。以至于吃饭时,邬妙用手指戳了我好几下,我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大神嫂子,大神嫂子……”邬妙说,“你口袋里的手机好像在震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我摸出手机,瞥见邬遇关切的目光。

    是我认识的一个阿姨、我妈的好姐妹,打来的电话。我直至接起,也没反应过来她为什么会打电话。直到阿姨嗔怪地说:“谭皎啊,听说你怎么把阿姨介绍的沈时雁给甩了呢?多好的小伙子啊,昨天问他,他才说,你没看上他……真的没机会了吗?再试试嘛……”

    我手一抖,手机差点掉地上,抬头看着邬遇。

    沈时雁。是了,这个时候,我跟沈时雁刚分手没多久。

    可阿姨今天打电话来,是不是说明那个人还安好无恙地过着自己的生活,15天之后的事还没发生,他跟那件案子,还完全没有任何关系?

    我突然觉得嗓子发堵,这真是,太好了。邬遇说得没错,我们还有机会回来,改变历史,改变沈时雁的命运。我们能够预警和救回他吗?让他在15天后,不要去那间大学里跟我们一起抓捕嫌犯?

    我的脑子里,也闪过壮鱼那晚看到沈时雁尸体时,瞬间如同冰封不动的表情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