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208章 谭皎二十六(1)

第208章 谭皎二十六(1)

    ————谭皎视角————

    当我再次从时空扭曲的漩涡中醒来,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,有点眼熟。我想起这是在邬遇家里。

    种种情绪同时涌上心头,现在,又是哪一天?

    此刻是白天,阳光寂静。我下了床,隔着房门,听到邬遇和母亲、妹妹说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阿遇,你现在把人家姑娘都带回家了,你是男人,该负的责任,得主动负起来。”邬母的声音平静温柔。

    邬妙说:“哎呀妈,你还担心这个,看我哥对大神的热乎劲儿,只怕盼着早点把人娶进门呢。哥,你说是吧?最好来个生米煮成熟饭、奉子成婚……”

    邬遇和母亲一齐开口:“闭嘴。”“别胡说。”

    我用头抵着门,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脚步声渐近,门被打开,邬遇又站在我跟前。他穿着干净的T恤和休闲短裤,全不似前一刻在洞中的粗旷刚硬。我望着他的眉目,忽然有迷失的感觉,迷失在到底哪边才是真实世界的困惑里。

    邬遇用那明亮如初的眼睛望着我,而后弯腰抱住。

    门在我们身后关上。我们又回来了,在目睹了陈如瑛变异的短暂经过,以及滞留在那个宛如幻境的洞穴之后。

    “现在是什么时间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2016年7月4日。”邬遇答道。

    我一怔,说:“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双臂收紧,低声说:“是,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有几个受害者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他说:“一个都没有。第一个,会在明天。”

    我们安静抱了一会儿,那种温柔踏实的感觉,无法言喻。我抬起头,渴望他的吻。而他果然以吻封缄。说不清是什么感觉,这个吻从起初的温柔安抚,渐渐变得激烈。他反复吸吮噬咬着我的唇舌,就像要吻到我的身体深处去。而后他反手锁上房门,抱起我走向床。

    我也很冲动,身体深处像是有火焰要把彼此淹没。可理智尚存。我挣扎说:“你你你想干什么,现在还是白天,她们就隔了一扇门!”

    他低头笑了,说:“想到哪里去了?只是想抱着你躺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一松,可又有些说不出的失落。而他仿佛尘埃凝结成的嗓子在我耳边:“让我好好亲亲你,皎皎……”

    我躺在他身下,完全舒展,一动不动。任由他仿佛憋着股劲儿,在我身上寻找。我们一起低低喘着气,我抚摸着他柔软的短发,看他把脸埋在我怀里,任由他用结实的臂膀拥抱我。他是个真正的男人,可也像个孩子。只有我见过他这一面。是从什么时候起,他终于肯在我面前毫无防备,让我看到真正的自我?

    最后,我俩抱着躺在床上。那互相依偎的滋味,会叫人上瘾,叫人沉迷。罔顾还需要面对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去和妈他们打个招呼吧。”邬遇说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我说,“可是都怪你,醒了先把我摁房间里这样那样这么久……她们对我的印象绝对已经没救了。”

    邬遇低低笑了,说:“没事,她们知道是我干的。”

    我心口一甜,说:“那也不行,我还怎么维护前两天树立的淑女形象?”

    我突然愣住了。

    某个认知一下子撞进我的脑子里,我完全呆住了。

    他目光幽深:“你发现了?”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