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200章 谭皎二十五(2)

第200章 谭皎二十五(2)

    结果事实证明,Flag真的不能立太早。刚给邬遇发完短信没多久,就看到壮鱼慢慢从门口晃进来。背着光,看不清她的脸,但总给人感觉,有哪里不一样了。昏暗的房间里,只能看到她纤细的线条和披散的长发,她从旁边抓了件衣服披在肩上,然后用很低很平静的声音对我说:“你先睡,我再去和时雁聊聊天。”

    我:“我靠,大半夜的你们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她静了一下,似乎笑了,说:“谁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夜里接近十二点,我走出酒店大堂,就看到邬遇在T恤外披了件衬衣,靠在柱子旁吸烟。我走过去,他伸手把我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我把脸深深埋进他怀里,吸了好几口,才感觉自己没有输给壮鱼……呵呵。

    我嘀咕:“壮鱼太重色轻友了。”

    邬遇摸着我的脸,说:“那你为什么不向她学习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对,我以后要比她有过之而无不及。”

    他笑了:“好。”

    我们一起往他家走,我说:“那我回去睡哪儿啊?邬妙已经睡了吧,会不会吵醒她?”

    邬遇神色特别沉静地答:“她本来每天睡得晚,刚才我出门时已经把她叫起来,睡客厅地上了。”

    我忍不住笑了:“我要是邬妙,绝对不想理你这个哥哥了。”

    我俩相携,在黑夜中回家去。那时候天是阴的,风是凉的,街上几乎没有人。可我的心中很宁静,也很快乐。朋友在我身边支持,朋友也很幸福,而他在我身边。哪怕前途未卜,可是人生不能更快乐了。

    7月30日到了。

    细细回想,我和邬遇已不知出生入死多少次,也跟很多名罪犯打过交道。可2016年7月30日的这个晚上,却令我毕生难忘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因为,罪犯心狠手辣,老奸巨猾,出人意料。

    还因为,那夜之后,我亏欠了壮鱼一个很大的人情。这辈子,感觉都还不清了。

    那天夜里,我们按照原计划提前埋伏。我和邬遇如法炮制,蜷缩在路旁一幢教室里。正值暑假,又是新建分校,学校里连个鬼影都没有。沈时雁埋伏在工地车辆出入口附近。

    我想壮鱼毕竟没有给罪犯打过交道,所以不太希望她来冒险。所以当沈时雁提议,壮鱼留在校门口车里,盯梢以及从中协调时,我大力赞同。壮鱼大概也把这个活儿理解成了“总指挥”,加之这个昨晚很可能骤然失身的女人,今天心情还在荡漾,所以居然被沈时雁三两句话说服了。

    入夜后,气温稍稍变凉。我和邬遇坐在漆黑一片的教室里,一扇木门后。算是故技重施。

    但这次我们已统一策略,绝不贸然动手,以收集证据为先。这样也更安全。

    时间还早,我说:“我要是他,这次绝对会深受刺激——为什么这些人又知道了我内心的作案计划。心理上,我们也占了优势。”

    邬遇淡淡笑了:“他这次的作案地点更大胆疯狂,就一条直路,我看他还往哪里逃?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热,邬遇这么霸气冷酷的样子,令我也感到踌躇满志,说:“他不可能跑掉的。邬妙的命运就可以改变,会有一个幸福安稳的未来,还有很长的人生可以过。”

    邬遇没说话,可我知道他的心亦不平静。我想,如果今夜的话都能成真,这个男人心中的伤,就会彻底治愈。曾经流浪了一年的他,会重新找回自己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