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199章 谭皎二十五(1)

第199章 谭皎二十五(1)

    ————谭皎视角————

    壮鱼和沈时雁住的酒店,就在邬遇家附近,走路5分钟。这天晚上我没去邬遇家睡,而是去壮鱼那里蹭住。

    夜已深了,我洗好澡换了睡衣,先坐在床上上网。壮鱼则换了身清凉性感无比的真丝睡衣,单腿支着,一边嘴里骂着一边打游戏。

    我刷了一会儿手机,反应过来,盯着她的睡衣说:“喂,你什么时候改品味了?以前睡觉不都是背心裤衩吗?”

    壮鱼没回头,淡淡地说:“哦,我妈买的,说我没个女孩样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假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她斜瞥我一眼,居然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她放下手机爬上床,我俩并肩躺着。我不知道对于她来说有多久,但对我来说,已很久没这么跟她聊过天了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你和邬遇,有没有全垒打?”她一上来就直入主题。

    我: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“唔什么唔?”她眼睛里闪着猥~琐的光,“那就是有了?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感觉……要死要活的。”

    她一个劲儿的笑,我也笑,两人笑成一团,开心极了。

    “他值得吗?”她问。

    我点头:“值得。这个世界上于我而言,没有比他更值得的男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多爱他?”壮鱼手枕在脑后,温柔地问。

    “这种感觉很难描述。”我说,“当你全心全意爱上一个男人,他也不顾一切的爱你。你就能体会到我的感觉了。真正的爱情,会让你完全陷入,不想回头。”

    “真正的爱情,让你完全陷入,不想回头。”壮鱼慢慢重复我的话,“我还没有过这样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我笑看着她:“沈时雁呢?”

    “他?”壮鱼慢吞吞地说,“我是对他有点兴趣,他对我呢,应该也有。不过离相爱,还差得远呢。而且吧,他的性子有点太古板了,我还得慎重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我说,“那你们kiss过没有?”

    壮鱼默了一下,说:“随便kiss过几次。”

    我“噗嗤”笑了:“如果我没记错,这是我鱼女神的初吻吧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壮鱼的眼睛突然亮了,说:“你能相信吗?他那么个大老爷们,居然也是初吻,老子按住他时,他的脸全红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憋不住大笑起来,几乎可以想象出当时的画面。壮鱼明明年纪很小,却一副老练姿态。沈时雁那么个五大三粗的汉子,被她吻得面色绯红……哈哈哈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有人轻轻敲门。

    我和壮鱼对视一眼,都这个点儿了。壮鱼坐起来,慢吞吞地问:“谁啊?”

    门外传来沈时雁低沉的声音:“晓渔,是我。”

    壮鱼看我一眼,起身下床,打开门。从我的角度,看不到门口的情况,只有一束光从走廊投射进来。壮鱼靠在门边,两人交谈的声音很低。过了一会儿,我看到一只男人的胳膊,把我的鱼给拉了出去。

    男人,果然都是一样的!

    我双手枕在脑后,慢悠悠地等着。可过了几分钟,她还没回来,两人也没了说话声,不知在门口干什么。我只好给邬遇发短信:“睡了吗?”

    他很快回复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我:“我感觉自己就快要目睹活春宫图了。沈时雁半夜来找壮鱼,现在两人还在门口说话不理我。”

    邬遇:“回来,我过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用啦,我坚信壮鱼一定会回到我身边的。难道她还敢去沈时雁房间过夜?”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