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198章 邬遇二十四(4)

第198章 邬遇二十四(4)

    我们回到饭桌上,菜已上齐,两个女人却都没动筷。我说:“我和沈警官已经谈好,等抓到人,我们跟他回警局。”

    谭皎自然明白了我打的主意,眼珠一转,说:“哦,好,那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壮鱼依然不理沈时雁。沈时雁在她身旁坐下,也不多说什么,给她盛了碗饭,又给她添水。

    我说了句公道话:“壮鱼,不能怪沈时雁。他是个警察,如果他不这么做,就不是称职警察。”沈时雁朝我投来感激的一瞥。壮鱼哼了一声。谭皎也说:“好啦,鱼,原谅他吧。你早知道他是根木头,少林武僧对吧……习惯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少林武僧?”壮鱼奇怪地看着谭皎,沈时雁也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我笑了。

    此后我们四人间的气氛,总算是融洽了。我和谭皎不断把下一起案件的细节,说给他们听。沈时雁听得非常认真,还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笔记本,记录下来。壮鱼在一旁晃着红酒杯里的可乐,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反而到最后,我和他饭都没顾上吃。谭皎一推我说:“喂,先把饭吃了再说。”我说:“没事。”壮鱼也碰了碰沈时雁的胳膊:“喂,先吃饭。”

    沈时雁抬头看我一眼,立刻放下了本子和笔,接过壮鱼递过来的筷子。我笑了笑,显然同为男人,在家中的地位却是不一样的。胳膊上却突然一疼,是谭皎偷偷拧了一下。她看着我,目光很委屈很“生气”。我突然想起,是了,我这还有个想要赢过别人很多很多的女人。我也立刻接过碗筷,扒了几大口,谭皎立刻笑了,甜甜的。

    我抬起头,却看到沈时雁也冲我笑笑。

    没想到倒与他有了难兄难弟之感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叶寻依的父母都是老师,她住的大学新校区,面积不大,并且还有工程在修建。

    根据我记忆中,警方后来的资料,叶寻依在当晚凌晨打车到学校门口,步行回家。其中有一段路没有监控,比较偏僻阴暗,警方也基本确认她是在这条路上被人袭击并带走。

    学校正门是有监控和车辆出入登记的,但因为在基建,所有还有条路可以从校外通往工地,夜间也没有人值守,并且距离叶寻依失踪的那段路不远。警方推测,嫌疑人就是从这条路上开车带走了叶寻依,所以没有留下任何线索。

    我们这晚就去学校里踩了点,观察周边环境。确实案发那条路非常漆黑偏僻,两旁树木丛生,黑影摇曳,距离教师宿舍亦有距离,如果发生什么,真的很难察觉。而叶寻依估计也是觉得学校里相对安全,不会有问题,才会深夜独自行走。而那个人,也确实胆大狂妄,计算精确。

    此外,这间大学的地址,也在开福区内。于是我们一走进去,谭皎就说:“看吧,这就是个典型的连环杀手,他会在自己觉得舒适熟悉的一个地理圈子里犯案。”

    总结了上次的失败经验,我和沈时雁商量决定,这次不轻举妄动,先保证收集、保留到足够的定罪证据。如果有条件的话,再伺机当场抓人。因为既然我们已经有了怀疑目标,而他又狡猾机变,只要我们能拍下他的确凿犯罪证据,拍下他的车牌号,跟踪他的去向,他哪里还跑得掉?当然这一切必须以受害者的安全为前提。

    我会暗中守在案发的那条路上,而沈时雁守在工地车辆入口。以我们俩的机变和身手,一旦联手,谁想要从我们这里逃脱,只怕都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