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195章 邬遇二十四(1)

第195章 邬遇二十四(1)

    ————邬遇视角————

    谭皎大概还不太明白男人的心思。虽说现在沈时雁那小子,跟她的闺蜜走到了一起。而她确实对他也没有任何意思。但我再次看到这小子,还是会想起,曾经那天我从警局出来,只想等谭皎。他却笑成一朵花似的,送谭皎出来,送谭皎回家。

    他对谭皎有过意思,这点我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并且此刻,看着他和壮鱼成双成对,向来大大咧咧的谭皎突然转头看着我,那目光竟有些可怜兮兮的,眼睛里也有点湿漉漉的。我不太舒服,伸手搂住她,她顿时又笑了。于是我明白了,她大概只是为他们觉得感动。

    这令我心头一阵舒畅。

    谭皎说我爱吃醋,起初我并不觉得。后来发觉确实有点,但我也不打算改过。

    他们走向我们。两个机灵女人对视一眼,壮鱼神色很平静地说:“时雁,大珠你见过了。这是她男朋友,邬遇。邬遇,这是我朋友,沈时雁。”

    沈时雁朝我们一点头,我说:“找个地方坐下来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他们没有异议。两个女人手挽手走在前头,我们两个男人落后。然后我就听到自家女朋友自以为小小的声音:“喂,沈时雁今天好像有点严肃。”壮鱼说:“他一向这样,都是纸老虎。”

    沈时雁没说话。

    我也沉默。

    又走了一段,沈时雁开口:“邬先生,我看过晓渔给我的视频,你们上次差点抓住嫌疑人。我这次来,很想知道一件事——你们是怎么知道他的下一次作案时间、地点和对象的?”

    我静了一下,说:“恐怕我一时无法解释。”

    沈时雁说:“有些事,必须解释清楚。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。现在的沈时雁,既与我们没有过言远案的并肩,也没有陈家案件的相助之谊。他对我们戒备,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于是从机场开往他们住的酒店的一路上,沈时雁坐在前排,我们俩几乎没说过话。只有两个女人在后排,一直旁若无人的聊天。有时候听她们聊得有趣,我会失笑,沈时雁也笑。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等他们俩在酒店安顿好后,我们去了谭皎提前找好的一家餐厅。吃地道苏州菜,为他们接风。餐厅环境优雅私密,当我们在窗边位置坐下,谭皎开始细数这家餐厅的特色好处,而壮鱼非常认真的听,还赞道:“挑得不错,那是必须尝一尝了。”

    我在谭皎身边坐下,慢慢笑了。我在苏州活了二十多年,却不知道这里。只因为现在,我有了个热爱生活的女友。

    点好菜,等着一道道上,我知道也快进入正题了。我问二位女士:“介意我抽烟吗?”

    “不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不介意。”

    我看一眼沈时雁,他没说话。我点了烟,手搭放桌边,慢慢抽着。

    壮鱼说:“我就开门见山了。我把你们正在追捕那名连环杀手的事,跟时雁说了。嗯,很酷。他也同意来帮忙。就是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谭皎笑了,说:“沈时雁同志,我没看错你。果然是个热血正直的好青年。”

    沈时雁神色被她说得有些许窘色。我拍了一下谭皎的头,真心实意地说:“总之,非常感谢你们的帮助。”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