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189章 邬遇二十三(3)

第189章 邬遇二十三(3)

    我早想好了,答道:“我之前就比较关注这宗连环案件,因为家里也有个跟受害人年龄相仿的妹妹。前几天我路过这里时,发现这个人行迹十分可疑,在跟踪一个女孩,就是许静苗。于是我就想抓住他。”

    这解释其实有点空洞,但警方估计也想不出别的答案了。更何况如果不是我们追出去,许静苗只怕已遭遇不测。

    我们也知道,被我们揪回来那个人,名叫陈星见,二十六岁。然而他并不是警方之前推测的无业游民、报复社会的失意青年,抑或是有明显心理疾病的嫌疑人。他自己开了家小地产公司,是个衣食不愁的富二代。

    但因为有录像的原因,加之老丁对这起案子的重视,虽然没有直接证据,老丁还是如我所愿,迅速对陈星见展开了搜索调查。

    然而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。

    我当晚冒着被警察怀疑的风险报警,就是想打他个措手不及。因为陈星见是不可能预料到我们出现的,所以我们当晚把他带回警局,老丁迅速展开搜查,如果他的住所有痕迹证据,那就跑不掉了。哪知老丁想办法对陈星见的家、办公场所、别墅公寓、车都搜查了一遍,却据说什么都没发现。一点犯罪迹象都没有。

    反而,他们看到的是一个勤勉上进、家庭健康、人际关系融洽,极为正常的青年创业者。与他们对嫌疑人的设想完全不符。而酒吧的人,则注意到他那天天刚黑就来了,并没有注意到他是否外出,所以根本无法提供时间证明。

    至于受害人许静苗,当警方询问她,她什么也答不出来,包括那人的身高、样貌、任何特征。那人本就是从背后攻击,而她很快被那人打晕,根本什么都没看到。

    而那晚我们遇到的小伙子,警方一时也没有找到,公开征集线索也没有收获。

    警方不止一次问我、谭皎和我的朋友:“你们看清攻击许静苗的人,就是陈星见吗?”

    我们没办法说假话。

    我说:“没有。但是他的身材与那个人非常相似,还有下巴。在我们追那个人之后,只有他出现在罪犯消失的那条巷子里……”警方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至于我揍那人的一棍,因为陈星见被我冲动的兄弟们拳脚棍棒相加,又摔在地上,所以验伤时一时难以仔细分辨,到底是不是他。后来他的律师赶到,也不同意警察对他的身体做进一步检查,而是转到大医院诊疗。

    而在那之后,陈星见也表示,因为当晚自己也醉了酒,不记得是否干了挑衅的事,所以大度地不计较我朋友对他的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他被从警局释放那天,我们又见了一面。

    那时我为了这宗案件,已经三天三夜没睡,太阳穴突突地跳着,胡子也全长了出来。而陈星见一身笔挺的衬衫西裤,面容清秀平静,身旁站着律师。尽管额角还有我朋友揍出的淤青。

    他与那夜的嚣张轻狂判若两人,看我几眼,微微一点头。

    老丁的人则在向他致歉和感谢协助调查。

    我一直看着他走出警局,坐上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暮色一点点降临下来,我躺在床上,看着流云慢慢被黑暗吞没。浑身疲惫,浑身懈怠,却一点也睡不着。

    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很有节奏,很轻柔。是谭皎。若是邬妙,早咋呼呼嚷开了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我说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