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186章 谭皎二十三(3)

第186章 谭皎二十三(3)

    简单一句话,却叫我心惊肉跳。可隐隐又有些激动,天可怜见,这是我俩被卷入时空漩涡后,第一次尝到了老天爷给的甜头。

    我还去旁边的器材店,租借了体积小、相对隐蔽灵活的照相摄影器材。因为收集证据的重要性,不亚于抓人。而邬遇为保险起见,联络了自己在苏市的几个好友,隐晦地提了提要抓一个恶徒,拜托他们守在几条路的外围,并反复叮嘱他们阻挠协助为主,注意安全。那几个好哥们儿自然满口答应,有的还带上了棒球棍、甩棍之类的。

    我们准备得这样周全,以至于这天晚上吃晚饭时,我的心还躁动不安,既紧张,又盼望着夜色早一点到来。

    邬遇本来不想带我去,但我坚持:“你去哪里,我就去哪里。而且你一个人又要管拍摄收集证据,又想逮他,还要给外围的兄弟们报信,顾得过来吗?”或许是因为我说的有道理,又或许是已经习惯了再艰难的境地,都有我相陪,邬遇不再坚持,只是叮嘱我当他动手时,绝对不可以靠近,呆在安全地带。我自然是识相的同意了。

    夜色降临。

    邬遇标出的路线,是一段拐角。我和他就呆在拐角附近的一幢小房子里。这幢房子又旧又破,已经没人住。为避免打草惊蛇,我们坐在窗后,拉紧帘子,没有开灯。几部摄像机被我安置在一个非常黑暗的角落,并且推了些杂物、枯死的盆栽过去作为掩饰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。

    我们坐的也是屋子里非常破旧的椅子,我从窗帘的一条缝隙,望着外头。小巷寂静,偶尔有人经过。但随着夜色逐渐加深,唯有远处一盏路灯,非常朦胧地照耀着,地面如同铺了层灰白的淡水,没有人了。

    这一片是很老的城区,很多人搬走,很多房子废弃,之前亮着灯的几户人家,现在也都熄了。周围黑漆漆一片。我想,所以单身女孩子,真的不能抱侥幸心理,想绕近路,或者觉得自己很勇敢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,你一辈子碰到一次,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邬遇手里拿着的也是一根沉甸甸的甩棍,精钢质地,看着纤细,但据说能把人的骨头打断。我怀疑他为了这一天,早已图谋很久。我们等了这么久,他一直安静地坐着,非常耐心,坚毅的眉角没有半点改变。

    后来他点了支烟,但是非常小心,手一直垂在下面,吸烟时低下头,依然是很沉默的样子。我看了一会儿,在某次他吸了一口时,忽然凑脸过去,他刚抬起头,就被我吻住。他脸上闪过诧异神色,也没来得及反应,那烟气就也窜进了我的嘴里。

    我没想到他吸的烟这么浓这么多,一下子被呛到了,怕发出声音,立刻将脸压在他手臂上,脸憋得通红,没有咳出来。他却终于露出一丝笑意,压低声音说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想和你一起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他于阴暗光线中,凝望着我。

    “阿遇,你绷得好紧。”我说,“别忘了,什么都有我,和你一起面对。”

    邬遇将我搂进怀里,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,可是看到他那样清冷冷漠的样子,总感觉他离我又远了。但是当我重新感觉到他衣襟上的气息,那种踏实的感觉才回来。

    不想看他一个人。

    不想看他一个人面对,哪怕他那么坚韧沉稳。

    “邬妙死后,我发过誓。”他说,“不会再看着任何人,在我面前伤害别人的生命。”

    我把脸往他胸膛靠得更近,所以无论是在朱家,还是陈家,他都那么奋不顾身,去救与自己无关的人?

    “我们一定会抓到他。”我说,“那么坏的人,把无辜的人当成猎物,以折磨虐待取乐,从别人的死中获得自私快~感——他有什么权利这么做?他就该像阴沟里的老鼠,被揪出来,钉在耻辱柱上,哪里还算得上是个人?”

    “我要打断他的腿。”邬遇说。

    1点35分。

    沉寂已久的小巷远处,终于响起轻盈细碎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我趴在窗上,看着一个娉婷身影从远处走来。

    可以看出,许静苗走得很快,显然也对于走夜路,也有谨慎。朦胧路灯下,她的身前身后空空一片。

    那个人,会来吗?

    邬遇早熄了烟,手提甩棍,同样警觉地凝视着。

    我们看着许静苗脚步轻盈快速,渐渐走近。

    那个人是突然从旁边的黑暗小巷中冲出来的,快得就像一道黑色的影子。

    我这辈子都不会忘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就像饿狼扑向羊羔,就像魔鬼突然露出狰狞面目,他几乎是立刻用戴着厚手套的手,捂住了许静苗的脸。他不高不矮,戴着顶非常宽大的类似渔夫的帽子,几乎遮住整张脸。露在袖子外的手臂,非常结实。几乎是一瞬间的功夫,他一拳狠狠砸向许静苗的头,后者哼都没哼一声,昏死过去。而他抱起她,就开始往黑暗中退,动作敏捷娴熟得叫人吃惊。黑暗中,帽沿边沿露出一小片模糊的下巴。我明明什么也看不清,却有种诡异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觉得,他笑了。

    刹那间我只感觉到全身的血都已冲到头顶,可身体又是一片冰凉。

    我们真的守到他了。

    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连环杀人犯。杀死数名女孩包括邬妙的真凶。

    我们看到了他在黑暗中捕猎的模样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