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176章 谭皎二十二(5)

第176章 谭皎二十二(5)

    ————依然是谭皎视角————

    夜色已经深了,远处的古城,还是灯火通亮。半山上的居民区,却已是静谧非常。有风轻轻吹动路两旁的树,在邬遇手中,我的小橙不疾不徐地开着。

    在路过一间小饭店时,车速忽然放缓,邬遇抬头看着。我立刻反应过来——这是汽修店曾经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不,未来在的位置。而现在,还未开业,小华,店主,还有那些打趣过撮合过我们的伙计们,现在都还不知道在哪里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他们哪怕遇见邬遇,也会觉得跟他们,永远不可能是一种人吧。

    因为现在的他,还在云端上。但我知道,他的心已经在离我很近的地方,在我们共同站立的那片灰暗神秘的尘土里。

    车子加速,我们离开。

    邬遇来过我家一次,他记路又很厉害,熟门熟路地把车停在地下停车场。我俩上了电梯。

    “你让壮鱼去沈时雁那里拿资料,合适吗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我说,“他们俩才是真正的有缘人。虽然他们会一次次忘记。但是你看壮鱼那时的眼神,我说沈时雁就是听话的小狼狗那种,她明显就有点兴趣了,嘴上不承认而已。只是……”我顿了顿,想起上一次,壮鱼执意要去撩沈时雁时,我们的对话。为什么我觉得,其实每次受伤的,都是我的鱼呢?

    这么想想,心里忽然有点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你们作家,都是这么比喻男人的吗?”邬遇问。

    我微微有点尴尬,毕竟我和壮鱼私下讲话时,都是比较没有节操的。我“唔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电梯门开,邬遇跟在我身后,问:“那我呢?”

    “你?”我掏出钥匙开门,“曾经的你……哦不,未来的你,那也是人见人爱的一只大狼犬啊,可现在,也就是养尊处优的小贵宾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话,感觉脖颈上一热,是邬遇亲了一口。他的手也滑到我腰上,说:“再说一次?”

    我不敢说了,打开门躲开他的怀抱。

    大离的夏夜,是非常清凉宜人的。进屋后,我拉开客厅窗帘,墨蓝色的夜幕上,漫天灿烂的星,和地面上的古城灯火辉映。

    “你睡客房吧。”我说,“我今天白天已经换上干净床铺了。”

    邬遇没说话,许是奔波了一天,他看起来有些疲惫,靠在沙发上。箱子就扔在脚边。我看着心疼,拿了瓶矿泉水给他。他拧开慢慢喝着,我坐在他身边,他的一只手搭在我肩上,很缓慢地抚摸着。

    “飞机是明早8点的。”我说,“咱们6点出门打车差不多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我犹豫了一下:“那等到了,你跟你妈和妹妹怎么介绍我啊?”

    他眼中闪过笑意,说:“还能怎么介绍?未来的儿媳妇,嫂子。”

    我的心一阵狂跳,但又想矜持点,于是只是点头说:“随便吧。已经很晚了,早点洗澡去睡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洗吧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我说:“不影响的,我卧室里有卫生间。干净毛巾我给你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知在想什么,没说话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