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172章 谭皎二十二(1)

第172章 谭皎二十二(1)

    ————谭皎视角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阿遇……”迷迷糊糊间,我感觉到自己被松开,下意识又往邬遇身边靠,却只感觉到冰冷的床褥和空气。

    床褥?

    我睁开眼,看到窗外的阳光,和熟悉的陈设。这是我在大离的家,而我缩在被窝里,刚刚从另一个世界醒来。

    这么温暖的天气,我却觉得全身冰凉,猛地坐起,而后在家里四处寻找:“阿遇?阿遇!”

    空荡荡的,只有我一个人,宛如曾经。

    我来到阳台,看着熟悉的景色。太阳刚升到半天高,已经很热了,阳光晒在皮肤上发烫。我心中渐渐有了某个猜想,我不知道这个猜想意味着什么,但我知道一定意味着很多很多事。我转身就跑进屋里,看到自己的手机就躺在床边。我拿起,按亮屏幕,看到上面的日期。

    2016年7月19日。

    一年以前。陈家案件发生半年以前,言远案发生已有一年。而我和邬遇登上滇美人号不大概1个月后,也是我们跌进那个洞穴后20余天后。

    我只感觉到全身的血液,仿佛都在逐渐发烫。近了,更近了。时间真的在加速,又是半年跳跃而过,我们再更加接近那个时间的交点,时间的终点。

    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——邬妙遇害,是在哪天?

    我的血脉,似乎更加在隐隐沸腾,却还压抑着。我拿起手机刚想查,却想起也许根本还没有新闻报道。我放下手机,闭上眼睛,慢慢回忆。邬遇说过的,也跟邬妙强调过的……

    邬妙初次遇害,是在2016年8月5日。

    后来,历史改变,变成了8月7日。

    我睁开眼,尽管现在邬遇已不知所踪,可我竟感觉到心头滚烫,眼眶也有些潮湿。邬遇现在在哪里,他现在是什么感受?他也和我一样清晰的知道,这一切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我开始拨他的电话。老天保佑他半年前还是这个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是的,是同一个。因为一直是苏州的号码。

    占线。

    再拨,一直占线。

    这让我有些焦躁,忽的一怔,明白过来,放下手机,告诉自己耐心等待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过了大概十来分钟,手机响起,来电显示,是个陌生号码。却正是我刚刚拨出的却已烂熟于心的号码。我几乎是立刻接起:“喂……”

    那头有片刻的沉滞,而后是邬遇微哑的声音:“皎皎……”

    我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,他唤了我一句,竟也沉默,像是有千言万语,却已无从说起。明明前一刻,我们还在地底亲密相拥。

    “她们……都还活着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的声音里有很沉重的笑意,“我刚才给她们打过电话了。邬妙……她正在学校里上课,我妈……在家里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我也笑了出来:“那真是……太好了!”

    “皎皎,我醒来后,就在北京的宿舍里。”他说,“我马上买机票,来大离和你汇合,我们一起去苏州。”

    我立刻说:“好!但是……要不要我也直接飞苏州,这样更快?”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