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169章 邬遇二十一(2)

第169章 邬遇二十一(2)

    还有邬妙乘坐的那条船,虽然曾经目睹那条船陷入湖面的巨大漩涡中,令我的情绪濒临崩溃。但事后仔细回想,邬妙是死在一个月后,苏州。所以在船上的人,反而应该获救了。

    现在最紧要的,是带着谭皎,从这地底出去。如果我们的猜测没错,那个藏着一切秘密的地点,或许也在这地底。我必须加倍小心敏锐。

    我抬头望去,下来的人除了冯嫣母女,言远一对,还有两个陌生男人和一个陌生女人,都是年轻人。他们看样子也没受什么伤,正在洞穴四周寻找查看什么。看来也是想尽办法要出去。

    我问:“我们到这个洞穴多久了?”

    言远答:“也就十几分钟吧。神奇吧,我们被卷到这个洞穴里,水就退了。好像有很多个洞口,把水给漏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远,我害怕……”朱季蕊低声说。言远将她搂进怀里,低声安慰抚摸,神态不可谓不温柔怜爱。我和谭皎对视一眼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们怎么办?”谭皎在我耳边低语。

    我指了一下前方:“这里有地下水,找到地下水的源头,说不定能有出路。”

    谭皎面色一松,可那乌黑俏丽的眉毛依然紧皱,小声说:“也不知道在这条路的尽头,到底有什么等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我静默不语。

    手上一热,是谭皎轻轻握住了我。被水浸泡过之后,她的面容显得更加清秀雪白,黑发一缕缕贴在脸上脖子上,更显依恋姿态。我心头一热,低下头去亲吻她。她一动不动,只是嘀咕:“好多人……”我没有理会。

    不过,不知是不是错觉,一时间感觉到有不少目光落在我们身上。然而当我抬头,却发现没人在看我们,连最近的言远,都搂着朱季蕊,闭目靠在岩壁旁。

    某种说不清的异样感觉,掠过心头。

    谭皎却扯着我的衣领,小声说:“干嘛突然亲我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忘了我昨天说过的话了?”

    她眼珠一转: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等我伤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转过头去:“胡说八道!”我瞧着她微微发红的侧脸,一股柔情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其他几人,从地下河边走了过来。冯嫣最为关切地望着我们,问:“阿遇,你们还好吧?”我松开谭皎,答:“我们没事,师母,你们怎么样?”

    陈如瑛忽然说:“我妈脚受了伤,疼得要死。你只顾自己卿卿我我,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所有人也都望着我们。我看着陈如瑛倔强负气的脸,想起她在陈家冒死救了我一命,以及她最后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结局,到底静下心来,看向冯嫣,果然发现她脚步踉跄。我起身在冯嫣身边蹲下,说:“师母,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冯嫣喝止了陈如瑛一句:“如瑛,不要任性。”而后朝我投来一个歉意的笑容,慢慢晚起裤腿。小腿上确实有道很深的伤口,血肉模糊,但是血已经没有流了。应该是被洪流卷下时受的伤。我脱掉已经烘干的T恤,撕成几个长条,系在冯嫣腿上,冯嫣忙退却说不用了,我却坚持。弄好之后,我说:“师母,这里环境很恶劣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去。你和如瑛,就跟着我们。有什么需要,随时和我说。”

    冯嫣连忙道谢,陈如瑛看着我,到底没说话。我没有看她,回到谭皎身边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