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167章 谭皎二十一(3)

第167章 谭皎二十一(3)

    我顿时一愣,脑子里条件反射想到书里某些片段某些不可言喻的描写。其实那也只是发乎情止乎礼的描写,而且篇幅很少。但卿卿我我你侬我侬的描写,读给一个男人听,当然怪怪的。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我说,“你以前不是还砸过我的书,说是垃圾吗?”

    他说:“那时我太愚蠢了。我应该把书捡起来,好好珍藏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,看着他温柔的眼睛,心想读也没什么,便重新拿起手机,找到一本我的小说,清了清嗓子,开始朗读:

    “天空静黑,路灯下的树影,轻轻晃着。没有别的路人,也没有车辆经过……”

    中间有护士进来换药,看到我们,安静地做完,就退了出去,还轻轻带上房门。邬遇似乎听得很认真,听到我写的男女主角互呛的片段,他还笑了。听到男女主角遇到事业上的困难和别人的陷害,他的眉目也会变得平静。

    读了大概有一个小时,我放下手机,说:“嗓子都要哑了,休息会儿。”我捧起杯水喝,又给他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我俩都安静地喝了一会儿水,他说:“我承认,以前对你有误解,对邬妙也有误解,总觉得她看的东西,花花绿绿,没有营养。其实现在听下来,也很有意思。有些内容甚至能触动我。那时你说得对,用心写的东西,就一定能感人至深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别提多舒服了。他毕竟是个学霸,肯定我的书,我都觉得自己顿时高大了几厘米。不过我斜瞥他一眼,却说:“我现在是你女朋友,你当然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我不说话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我自己忍不住笑了,他眼中也泛起沉沉浓浓的笑意。我从未见过他一天里笑这么多次,而且还是很开心的笑。不,才半天。

    他低声说:“皎皎,坐过来。再读给我听。”那明朗的笑意里,却分明还藏着别的东西。于是我感觉到,他又想吻我了。其实我也很想吻他,那种热烈而贪恋的感觉,仿佛罂粟,会叫人上瘾。是不是每一对刚刚爱上的人,都会这样,怎么吻怎么亲昵好像也不够?互相依偎的时间,怎么也不够?

    可是我摸了摸自己都有些肿的嘴唇,决定拒绝。

    “我不过来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他便没说话。可我连望着他放在床边的手,那长长的,长着薄茧还有很多细小伤痕的手,都觉得心跳加速。就是那双手,将我拥入怀中。我怕他不用再说什么,只消盯着我一会儿,我就会抵抗不住投怀送抱。于是我看着别处,岔开话题:“喂,说说你以前在学校的事吧?你们这种牛逼哄哄的学校,学习压力是不是很大?”

    他答:“不大。不过我想要的比别人多,所以更加努力。”

    “会很辛苦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我瞥他一眼:“那是不是有很多女孩追你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说:“谭皎,我们是工科院校,我们院女生更少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有没有?”

    “是有一些。有几个是隔壁学校的。”

    我手捧着下巴望着他:“那你为什么没接受她们?还是……接受过?”

    他说:“我当然没有接受。”顿了顿,又说:“其实也说不清楚,只是觉得自己一直在等的女人,不是那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漆黑的眼睛,心好像也慢慢柔软下来:“哦。”

    哪知他也不是省油的灯——其实我也知道,他一直都不是——他抬眸看着我,语气淡淡的:“你呢?应该有很多男生追你吧?”

    我陷入了小小的纠结,我们那野鸡大学,女多男少,我长得又不是多出挑。照实说没几个还都是歪瓜裂枣吧,有点没面子。吹牛说很多吧,我又不想叫他误会。

    最后我还是照实说:“没几个,都拿不出手的。”

    他却说:“我不信。”我看他的眼神,是认真的。这令我心中一阵暗爽。我喜滋滋又清淡淡地说:“随你信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有谁。”他低声说,“他们都没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医生不让邬遇这两天下床,但他固执得很,上厕所非要自己去。我忙伸手去扶,他慢慢起身,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倚在我身上。但到了洗手间门口,却立刻甩开我,自己进去,关上门。

    等他出来时,脸上居然有几分绯红。这看得我有点好笑,一边扶他回床,一边说:“你看,这么私密的事,我都陪你做了。以后你可就是我的人了,不能再像以前妄图反抗。”

    我也是嘴欠,邬遇看我一眼,似乎有些无语。扶他躺下时,忽然在我耳边说:“等我伤好了,你也不要妄图反抗。”

    我:“……”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