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162章 邬遇二十(1)

第162章 邬遇二十(1)

    ————邬遇视角————

    依然,是很重复很混乱的梦境。夹杂着灼烫、疼痛和汗水。朦胧我中睁开眼,看到病房和医生。继而陷入昏睡。

    我的深梦,仿佛一年来从未改变。

    不,它还是在改变。

    某个瞬间,我站在悬崖前,大风吹过,却听到有人在呼唤我的名字:阿遇,阿遇。

    从那一刻起,心忽然变得温暖。那温暖渐渐蔓延,像有光辉,穿透我的身体。

    阿遇,阿遇。她在我耳边不断轻轻地喊。

    皎皎。

    我于一片混沌中,找到了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皎皎!”我一脚踏空,坠落悬崖,惊呼出她的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悚然睁眼,发现这是一间昏暗的病房,光线正在往西坠落。谭皎连椅子都没用,坐在床边地上,一身纤弱的病号服。我的一只手被她轻轻抓着,触着她的脸。

    我的手慢慢用力,真正抚住她的脸。她浑身一颤,却又不动了,抓着我的指尖。我感觉有湿意慢慢淌进掌心。

    “阿遇……”她扑进我怀里。

    房间已彻底暗下来,她搂着我的脖子,将我的脸贴在她心口。我的手还是麻的,尽我所能抱着她。过了好一会儿,我俩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然后她慢慢抬起头,黑暗中离我很近。我甚至能感觉到她的气息,与我唇齿相依。我用插着输血管的那只手,按住她的后脑。这房间里,只有我和她短促的呼吸声。我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们从未吻得如此激烈过。像彼此争斗,又像烈火重生。她的双手抵在我胸口。我只能躺着,几乎将她整个人都带到床上来。伤口又痛了,但我根本已无暇顾及。我只想吻她。什么都不想管,只想吻得她全身颤抖。

    她的确已经全身颤抖,我找到她的舌头,用力缠绕,挑逗。她的呼吸渐渐变得更急,脸很烫。她开始挣扎,想要推开我,我抱得更紧,不许她动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……”她无力地抗议。

    回答她的,是我更凶的啃咬。我把她的话完全堵在嘴里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她一把推在我腰上,我吃痛,不得不松开。幸好,房间里现在是黑的,她看不到我的脸。她却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摔疼?”我说话,才发现自己嗓子哑得跟被车碾过一样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她低吼道,“你什么意思?邬遇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我说不出话。刚才一醒来就看到她,看到她安静柔弱的依赖,再思及我们在陈家的生死相随,我根本无法控制自己。

    我想要她,太想要她。忍了太久,所以失控。

    她忽然打开房间的灯,白亮的光令我眼睛眯起,抬手挡住。同时听到她淡淡地说:“我先找医生来。邬遇,等会儿我有话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我这时才清晰瞧见她的容颜。脸色比平日更憔悴,双颊却是通红。嘴唇上是被我吻过的红润水光。在等医生来的过程中,她本来在椅子里坐下,非常沉静地盯着我。可在对视了一会儿后,她却又移开视线,似有些难为情。

    “皎皎。”我说,“坐到我身边来。”我听到自己的嗓音很稳,可却有什么在细微滚烫的颤抖着:“我有话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谭皎却不动,咬了咬唇,说:“不管你要说什么,我都暂时不想听。”

    我怔了一下。有些话对我来说太重,一直没有办法轻易说出口。可我现在终于想说了,她却不想听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