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161章 谭皎二十(3)

第161章 谭皎二十(3)

    壮鱼笑了出来:“别给老子开黄腔,我什么时候说过对他有意思了?你都嫌他一根木头。”过了一会儿,又说:“所以就算我现在跟他有任何开始,等你们离开这条时间线后,我们这些被影响的人,依然会在彼此的记忆里,成为一道模糊的影子吗?无论是在过去或未来再次相遇,还是不记得?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,没有说话。她太聪明敏锐,几乎不需要我解释,就能猜出所有。

    临近傍晚,壮鱼说是去给我打饭了。我躺得百无聊赖,又有点想邬遇,便趁护士不在,偷偷下床。

    刚在走廊里走了一小段,到了拐角处,就看到令我目瞪口呆的一幕。

    夕阳照亮一片金黄,沈时雁靠在墙上,手里还拿着他的那个小本本,明显手忙脚乱。因为壮鱼一只手按在他的肩上,另一只手按在他身旁的墙上,踮起脚,在吻他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,本就生得好看。虽然一个木头木脑,一个拥有不符合年龄的成熟妩媚。任谁看到都会以为是热辣熟女在挑逗老实警察,虽然明明是少女大学生在强吻比自己大9岁的男人。

    我连忙停住脚步,躲到墙后。讲真以往很多时候,我服过壮鱼,尤其是她几次给我们分析科幻问题时。可从没像此刻,佩服得五体投地,这行动力……老子这辈子都没强吻过男人——至少没在别人清醒的时候强吻过——跟她相比,我的战斗力简直渣。

    壮鱼移开唇,脸虽红,神色却一如既往镇定霸气。

    沈时雁明显被吓得不轻,但是身为刑警,男友力还是很max,他一把抓住壮鱼的细胳膊,低吼道:“周晓渔你什么意思?为什么这样对我?”

    我差点没憋住笑出来,喂,这好像是女人被强吻后的台词。

    壮鱼此刻完全展现出与生俱来的总攻气质,她很淡定地挥开沈时雁的手,说:“什么意思?很明显我对你有点意思。反正两天过后,我们都会忘记。”

    沈时雁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壮鱼却已重新拿起放在窗台上的饭盒,潇洒地走了。

    我是怀着有点感动,有点悲伤,有点混乱的心情,走到邬遇的病房外。他还是老样子,沉沉的虚弱的睡着。我见护士医生都不在,就拉开门溜了进去。

    坐在床边,没有开灯,只有夕阳,令整个房间笼罩在一种渐渐坠落的光泽里。我在床边看了他一会儿,觉得很宁静,也很满足。我想起壮鱼说的话,觉得还好,幸好我和邬遇一直拉着手,每次都记得彼此。

    我还记得邬遇在陈家院子外对我说的话,他答应我,死都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未来,凶杀,时间,此刻仿佛都离我们很远。只有我陪他,在这寂静的病房里。我轻轻拉起他的手,握了一会儿,发觉他的掌心,依然是热的。我将他的手小心翼翼拉起,放在自己脸上。我不知道自己这个举动的意义,可在陈家时,他就这样做过。当他那五根手指,无力地罩在我脸上,罩住整个视野,遮住我眼中的整个世界,我就觉得安心而满足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。可是天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按着他的手,慢慢呼吸着他指间的气息。多久都不算久。

    他的手忽然颤了一下。我的心也随之一抖,刚要睁开眼,却已感觉到,他的手指重新有了力量,慢慢的,更加用力地按住我的脸,而指尖,轻轻摩挲着我的皮肤。

    我一动不动,眼泪掉到他掌心里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