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160章 谭皎二十(2)

第160章 谭皎二十(2)

    我……不知道自己在这个时间点还会呆多久,也许对于爸妈而言,只是一段模糊平静毫无异样的记忆,可于我而言,却是清晰的分离。我不想成为他们记忆中的一道影子,我怕自己会大哭不止。既然我不想做这么脆弱的女人,干脆等一切都结束,回归原位,再去寻找爸爸妈妈的怀抱吧。

    而且,我现在跟邬遇这个不清不楚的关系,也不太好跟他们解释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却发现有一个人已经在等我们了。

    沈时雁一身警服,坐在窗前的阳光里,看到我们进来,目光有些说不清的动容。而后打招呼:“谭皎,周小姐。”

    我早料到他会来,而且听壮鱼刚才说,那晚接到“热心市民”的报警电话后,是他力排众议,认为不是恶作剧,坚持发兵到现场。才让我和邬遇、陈教授、唐澜澜等人第一时间得到救治和帮助。

    也听说他老早就跟当地派出所打过招呼,密切留意陈家。但因为派出所驻所离陈家很远,又濒临过年,等那些警察赶到时,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我躺回床上,说:“沈木头,谢谢你了啊。”

    壮鱼忽然淡道:“这外号不错。”

    沈时雁脸上闪过窘色,说:“谭皎,不要乱叫。还有你,周小姐。”

    沈时雁又说:“谭皎,你现在身体还可以吗?我咨询过医生,想请你接受笔录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沈时雁看一眼壮鱼:“能不能请你先回避?”

    我和壮鱼几乎同时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想让她在这里陪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万一你们严刑逼供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这就有点尴尬了,沈时雁扶了一下帽檐,话却是对壮鱼说的:“周晓渔,我们警方从来秉公执法,怎么可能严刑逼供。”

    壮鱼眼里闪过某种光泽,没说话。我心中却有些感慨,因为隐约记得言远案时,沈时雁给壮鱼打电话时说过的话:“……周小姐,我们怎么可能严刑逼供,我们警方秉公执法……”那时他的眼角,是否有一点笑意。

    可这两人,却已重新相遇,而一点也不自知。

    沈时雁开始询问我,我把那晚的情况详尽跟他说了一遍,只略去了发现那个纸箱和陈如瑛的异常。听我讲完后,他俩的表情也变得格外沉默。后来沈时雁起身说:“我去看看那位男士的情况。”顿了顿问:“那位男士是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我答:“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沈时雁点了一下头,走了。

    他走后,我和壮鱼反而陷入沉默。壮鱼用手拨了一会儿身旁的窗帘,忽然看向我,神色淡淡刚要开口,我已先开口:“你是不是要问我,跟沈时雁彻底不可能了?我的答案是,绝对没有半点可能。我现在身心都属于修理工了。”

    壮鱼的表情变得有点复杂。

    我从床上坐起,抬手摸摸她的头说:“鱼啊,因为你半年后,也问过我相同的话。所以,放心大胆地去吧。你知不知道,我那时候看到他接你的电话,尽管那时你们才认识两天,可是他脸上的笑容,很不一样。就和现在,他看你的眼神一样。跟看别人不一样。而且你也不小了,34D小个屁啊……”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