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149章 邬遇十八(4)

第149章 邬遇十八(4)

    我从未如此认真的看过陈如瑛的容颜,过去,在当我还过着正常生活时,这个女孩就是让我避之不及的。她身上没有半点我喜欢的女人特质。此刻我却看清了,那整张尖脸上,唯有双眼,因为激动而异常明亮。我的心中无法不升起一股愧疚和怜惜,下意识伸手抓住她的手臂。她整个人微微一颤,眼泪掉的更厉害,低下头来竟像在这时亲吻我。我一下子侧头避开。

    她却忽然在我耳边,低低笑了。一改刚才的悲伤脆弱,只是偏执依旧。她说:“你又躲我……你总是躲我……我知道,你从来都没看上过我……可是,等我杀了他们,就带你走。以后你只可以跟我在一起,哪里都不能去。等我全家人看到我那个样子,肯定不要我了。可我现在也不想要他们了。我只要你。阿遇……那两个晚上,我们呆在一起,你睡得那么香,不是很愉快吗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话已有些颠三倒四,没头没尾。我却听得心中一惊,难道……

    她已将我的手放下,站了起来。我这才意识到,自从匪徒闯入后,这个平时脆弱娇柔的小姐,精神似乎已经不大对头,表情也不太正常。

    “手镯在我房间,我带你们去。”她又恢复了刚才唯唯诺诺的样子,低声说。

    苏皖冷笑问:“项链呢?”

    “项链……奶奶说是交给姑姑保管的。”她看一眼地上奄奄一息的陈宝珠,低声说,“姑姑,交出来吧,我知道是你藏的。这样一个家,还有什么可保的呢?”

    陈宝珠目光不明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而后陈宝珠也被人从地上抓了起来。她咳了一口血出来,脸色苍白地说:“是在我房间的。”

    冯嫣却很关切地站起来,目露焦灼:“如瑛?”

    陈如瑛没有理会母亲。

    苏皖带着两个匪徒和郑志伟,跟她们上楼了。只留下最后一人,原地看守我们。

    我趴在地上,闭了一会儿眼睛,再睁开。恰好看到陈如瑛带着两名匪徒,陈宝珠带着郑志伟和苏皖,分别走进各自房间里。

    而冯嫣一直坐在沙发上,脖子几乎梗直,抬头望着,没有任何表情。唐澜澜缩在客厅地上,并没有再管老太太。而“中风昏迷”多时的老太太,就在这时,睁了一下眼睛。而当看着我们的匪徒转过身,她又立刻闭上了。

    陈教授一直一个人在角落发抖。

    后来,当我回想这一幕,发觉竟像是陈家人的一副肖像画。每个人深藏的秘密,每个人的追寻,终于都暴露无疑。哪里是我们曾经见到的得体尊贵的家庭?后来,谭皎也对我说,在犯罪心理学里,会认为“家”具有非常特殊的意义。家令每个人成长,也令一些人沉沦。而最可怕的,是有的家,令你一生也走不出来。

    我抬头望着这个家的窗户,厚厚的窗帘已经拉上,不见一点外界,也不知道几点钟了。但我知道,有人一定会来,救出我们。

    而在拿到最后的宝物后,匪徒们也即将发那一场灭门大火。

    我又抬起头,看着阁楼。那面不起眼的墙上,数个通风孔。其中一个孔后,有一只眼睛,正一瞬不瞬地看着我。不知已看了多久。而我擦掉糊在眼睛上的血红色,看得清她眼中沉淀的泪,也看清她几乎都不眨的眼睛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,也一直看着她,身在囹圄,魂萦梦牵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