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147章 邬遇十八(2)

第147章 邬遇十八(2)

    我只恨自己此刻不能动,否则如果能助他们一臂之力,胜算就会大很多。可眼前的一切,就像一处突然被定格的舞台剧。陈家人如同一群被宰羔羊,正要扑起,冯嫣身体绷直,叛徒郑志伟往后退了一步。苏皖二人手中也紧握武器面露紧张。

    客厅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。两名之前出门寻找我的匪徒,肩上落着雪,走了进来。看到屋内的情形,他们也是一愣。

    陈家众人,一下子全都僵住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皖冷冷的、狰狞地笑了。

    也许是接连死了同伴,加之陈宝珠的发难太过突然,他刚才才会心生惊惧乱了分寸。现在哪里还有半点顾忌,他大踏步走过去,一脚踢掉陈宝珠手里的刀,而后是残忍的拳打脚踢,同时骂道:“妈的,丑女,还有胆子想要反过来弄老子?还以为你是个识趣的……你他吗真是读书脑子读蠢了吧,以为能逃出去?看看谁能救你?老子看看他们谁敢来救你……”

    陈宝珠很快被打得头破血流,境况十分的惨。然而她也出人意料的硬气,除了喘息声和闷哼声,一声不吭,也没有求饶哭泣。陈教授也被歹徒一下子踢倒在地,手里的匕首“哐当”一声掉在地上,而后他和唐澜澜、陈如瑛也狠狠揍了一顿。

    没人替陈宝珠求饶,全都在替自己求饶。也没有人想要去救她。

    我不想再看,心中寒气一片。于是我转过头,靠在墙上,继续发信号。

    楼下的殴打声渐歇。

    一直盯着楼下的谭皎忽然抬起头,看着我,脸色变得非常惨淡。我心头一沉,转头沿着小孔往下望。

    一名刚才回来的匪徒,正和苏皖耳语。苏皖一边听,一边抬头往楼上望。

    我明白发生了什么,他们迟早会发现我们。挺到现在,已是万幸。

    我的脑子里有片刻空白。不是没想过,如果被发现应该怎么办。我心中早有答案,可这一刻真的要离开她,我心中却是一痛。然而我还没开口,谭皎已低下头,非常悲伤的样子,低声说:“听我说,你伤成这个样子,不能出去。出去就是死。我早就想好了,我去,引开他们注意。你继续发求救信号,这样我们才有获救的可能。这样是最合理的。”

    我握住她的手,她的手指冰凉。我问:“你去?”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说:“那你不如让我去死。”

    她抬头望着我,那里面满是痛苦和震惊。一滴滚烫的泪,掉在我们重叠的手背上。我低下头,把脸压在她的长发上,亲了好几下,说:“你就在这里,等一切结束,等人来救我们。”

    而后我用尽最后的力量,将她整个抱起。她整个脸上都是泪,长发胡乱缠在我肩上。我不顾她的无声反抗,走向我早就看好的墙角的一个柜子,打开柜门,把她塞进去。她死命地抓着我的手背,不肯松开。黑暗中,只有她的眼,亮若流星。我把她的手指一根根掰开,她死死咬着牙齿,就快要哭出声。那一刻我的心中柔软无比,痛苦无比。像个即将离开家的孩子。那个已经死去了一年的孩子,他现在又站在了所爱的人面前。

    她呜咽一声,像小动物那样哭着非常小声地低喘起来。她被我挣脱的双手,还停在半空中,像是一动也不能动。我也只觉得喉咙里像是涨着块滚烫的石头,压低声音说:“皎皎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她已不听了,十指用力按住眼睛,眼泪滚滚而下。我看不得她这个样子,真的看不得。我又伸手过去,按住她的后脑,狠狠吻下去。她连嘴里的都是苦的都是咸的,在那样短暂的一瞬间里,我咬着她的每一寸唇舌,苦苦寻求着她。她整个人都软倒下去,直至我将她松开。

    我关上柜门。

    最后脑海里余下的,只有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那是我爱的女人,痛苦凝望着我的眼睛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