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145章 谭皎十八(5)

第145章 谭皎十八(5)

    郑志伟忽然开口:“这个她应该没骗你,地下室我昨天还和她去过,没有什么异常。”

    苏皖问:“你们俩去地下室干什么?”

    郑志伟摆了摆手,示意自己跟这事无关,而后讪笑道:“我们在地下室里……找点刺激。她当时真的没干别的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突然微微一震。

    苏皖的脸色阴晴不定,忽然说:“把娇小姐给我带出来。”

    冯嫣脸色一变,苏皖却没看她。陈如瑛一直被关在房间里,算是众人中除冯嫣外待遇最好的了。此时却被人从房间里推搡出来,我觉得她的状态看起来也很糟糕,头发乱糟糟的,之前被抓出来时穿的单薄睡衣也不知道换。脸色苍白,还有些恍惚。不知道之前楼上发生的事,她又窥知了多少。平时我觉得这女孩挺有小心眼的,可现在的她看起来脆弱、苍白、敏感。像只小猫,被匪徒一触碰,整个人就缩起来。

    她被带到苏皖面前。

    冯嫣此刻才有了情绪,坐得笔直,身子前倾,表情紧张关切。但是陈如瑛的身体微微颤抖着,并没有看母亲。

    她知道了。知道了母亲的背叛。

    苏皖在她面前蹲下,问:“大小姐,你来说,地下室里有没有什么机关?能害人的东西?”

    我明白他为什么要找陈如瑛来。这一屋子人,陈如瑛绝对是最单纯脆弱的,之前也不在场。苏皖从她口里,更容易套到真相。

    陈如瑛整个人都快抖成了筛子,精神状态看起来都不太正常了,她说:“没……没有……我不知道……地下室佣人每隔几天都去打理……我不去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着他们。唐澜澜、陈教授在别的匪徒拳打逼问下,也是拼命摇头说没有,不知道。

    苏皖沉默蹲了一会儿,忽然站起来,问去地下室的另一名匪徒:“手串发现没有?”

    那匪徒咽了口口水,说:“根本没来得及找。”

    苏皖说:“是吗?”朝旁边两人递了个眼色,突然将这人抓住。这人脸色大变说:“苏皖你干什么?”苏皖说:“没干什么,把事情弄清楚。匕首是不会平白无故从墙里射出来,插死人的。更何况我们在墙壁上没找到任何机关。我们转眼就死了两个人,可这屋子里除了陈家人就只有我们,我得把事情弄清楚。是不是有内鬼!”

    另外两名匪徒开始搜那人的身,那人拼命挣扎,嘴里也骂得厉害,说苏皖不信任自己,不够兄弟,可他还没骂完,一串木手串已经从他内衣口袋里掉了出来。

    苏皖的眼眸陡然瞪大,从地上拾起那手串,看着那人。那人也是一愣,嘴唇动了几下。苏皖冷冷道:“你杀兄弟,抢手串?!”其他人的脸色也瞬间动容。那人这才惧了,慌道:“不是……阿皖,我……我是一时鬼迷心窍,捡起了手串,但人真不是我杀的,是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但苏皖等人哪里肯听他解释,毕竟眼见为实,我也有这样的猜想:这名匪徒只怕是为了独吞沉香手串杀死了同伙。也许并不存在他说的离奇陷阱。

    可我心中,却依然隐隐有不安的感觉。

    陈家人固然受尽屈辱折磨,生不如死,几乎每个人都暴露出狰狞面目。但匪徒这边,也相继死掉了两个人。真的只是意外和内讧吗?

    这个夜晚……是从哪个时间点,哪个事件开始,屋子里的情势,突然开始朝新的方向,加速发展?

    是否,有某个人阴冷而不为人知的意志,在其中操控?就在我眼前的这些人当中。

    那人还在嚷着,苏皖命人堵住他的嘴。也许这个夜晚,不仅是陈家人被折磨得不像人,他们也已亢奋冷血得非人。当苏皖将一把匕首无声插入那人心窝时,我低头不看,邬遇像是懂得我的心思,手伸过来,将我的头按进他怀里。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