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丁墨的小说 > 乌云遇皎月 > 第139章 邬遇十七(2)

第139章 邬遇十七(2)

    然而身体内部的疼痛,令我渐渐冷静下来,所以才没有把她抓回来,以更强烈更不加掩饰的占有欲,亲回去。

    看完神秘人留下的那张纸条,还有上面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字迹,震惊过后,我一下子就理解了其中的逻辑和时间顺序。我开始修理那个卫星电话。只是非常难,因为损毁了关键部件。

    她靠在墙边,望着外面。

    这么过了一会儿,我还是有些坚持不住。那些药物只能暂时消炎止血,并不能减轻伤势和痛楚。事实上如果不是看到那张纸条,我都不确定自己不去医院,还能不能活到天明。但现在,望着那么安静机警的她,我亦充满了强烈而冷静的求生意志。她一直依靠着我,无怨无悔跟着我,我必须救我们两个出去。

    冷汗一直在掉,模糊了我的视线。有时候我需要停下来,缓一缓,等适应了伤口的剧痛,再继续。

    她发现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她其实一直在偷偷看我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没事吗?要不要……躺下休息一下?”她非常担忧的问。

    我说:“没事。没有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她咬唇看着我,又用多余的纱布替我擦掉脸上疼出来的汗。她的样子看起来非常难过,我不经意一抬眸,看到她的样子。鬼使神差般,我把脸凑过去,轻轻蹭了蹭她的说:“专心盯着下面,我能挺住。”

    她的眼泪无声掉落下来,那双眼完全是红的,今夜她不知为我掉了多少泪。她“嗯”了一声,而后忽然抬起脸,亲了我的侧脸一下。我动作一顿,她却已转身,继续盯着外面。

    我爱上的女人,那么快乐跳脱的女人,她现在变得温柔而沉默。

    我静了一会儿,为了转移对疼痛的注意力,也让她分心,问:“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她大概把情形说了说,而后问我:“如果冯嫣不是内奸,你觉得是哪个?”

    我看着手里的东西,心中一沉,它们拼不回来了,卫星电话主要零部件摔坏了,无法修理好。怎么办?

    我答:“苏皖是为求财而来。陈教授和陈如瑛我觉得不可能,陈宝珠是亲女儿,如果要谋财完全不必采用这样的方式,以她的性格,也根本不可能。理论上说,嫌疑最大的,就是唐澜澜和郑志伟。”

    谭皎说:“可是唐澜澜已经被他们侮辱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头:“所以只剩下一个人了。”

    谭皎手摸着下巴,想了一下说:“是的,而且从性格来看,唐澜澜和郑志伟的诉求也不一样。我有种感觉,唐澜澜其实很享受现在这个家的氛围,既享受被老太太这样的终极BOSS操控,又享受自己如鱼得水,甚至比冯嫣和陈宝珠更得势的感觉。她只是没想到,老太太会毫不心软地将她牺牲掉。反观郑志伟,生性轻浮油滑,那双眼里也有野心。虽说是个小企业的小公子,但不一定真的有什么财力。如果他从什么渠道得知陈家藏着财宝,跟这帮匪徒里应外合事后分赃,并不是不可能。”
重磅推荐: 乌云遇皎月(丁墨) 挚野(丁墨) 维基阅读网